| 网站首页 | 博客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 娱乐 安家 博客 商讯 APP下载 美国中文电视直播间
对话张艺谋:好莱坞初体验的挑战与突破
2017-02-18 05:46    
关注度:   
简介:
知名导演张艺谋带着他的新片《长城》亮相美国,这部电影究竟是一次自毁招牌的尝试,还是一次好莱坞中国电影人的大胆突破?让我们跟随记者何晰媛的镜头,一起了解背后的故事。  分享到微信
详细:
对张艺谋最初的印象,是那部《我的父亲母亲》。影片里章子怡穿着臃肿的红色大棉袄,她的初次亮相,她在乡土地间奔跑,那时候的章子怡美极了,那时候张艺谋透露出来对乡土以及对小人物的描写更是令人难忘。


很多人都在怀念,也在惋惜:还是喜欢早期的张艺谋,那个《英雄》开启大片时代前的张艺谋。此次《长城》在中国上映后,更看到了不少刻薄的评论,“很好,张艺谋这次终于卸下他过往的艺术家包袱了,华丽转身,与以前的自己彻底说再见。”


很多中国观众更对剧情不买账,“太过简单直接”。所以《长城》,又是老谋子一次自砸招牌的尝试?
 

我想不尽然。
 

我并不是专业影评人,但作为一个观众,在电影里我有看到张艺谋的坚持与努力。


因采访要求,在见到张艺谋本人前,我被告知需要参加试映会观影。当天放映的电影院是位于好莱坞的ArcLight,对,就是那家大名鼎鼎全洛城唯一能观看李安《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3D/4K/120fps格式的那家影院,可以看出片方对《长城》的重视。


当天影院可容纳400人左右,整个试映会座无虚席,这在华裔导演电影里不常见。当时我特意观察了一下,现场超过一半非华裔。


我不了解观众中有多少是被邀请来,又有多大比例是自掏腰包。但整个观影过程中,我并没有看到提前离场的观众。大约25%的中文对白,现场时不时有惊叹,不是爆出笑声。坐在我边上的一对白人夫妇更随着剧情,激动地打翻了两次爆米花。
 

电影结束后我也和多位现场的非华裔观众交流,不少评价是“Not Bad(还不错)”。还有两位美国观众饱含赞叹,这是中国背景下他们看得懂的美国式故事。我想,至少在故事处理上,张艺谋的这部作品没有遭遇水土不服,甚至可以说,挺对胃口。
 

作为中国观众,我的观影体验是怎样的呢?整部电影看完,我记住了漫天孔明灯的壮阔场面,也看到了长城雄关万丈的豪情。我感受到了中国古代军队的精神与等级制度,当然,长城上殿帅牺牲后的祭奠更是震撼人心。


而这些,都是张艺谋坚持换来的结果。
 

这么说并非无依据。因为有不少朋友参与了《长城》的拍摄与制作,我因此了解到更多幕后的故事。这半年多时间来到洛杉矶,与在好莱坞打拼的一大批电影人接触中,对这个庞大的工业体系也有更深的了解。

 
好莱坞,是所有电影人的梦。即使如张艺谋,能够进入这一大机器里,也是有益的尝试。但在一个完善的体系里,个人的能量就被缩小。张艺谋的决策自由度,绝对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低。这一点也在对他的采访中得到了印证。



这是美国人写的剧本,交到我手上的时候基本已经成型了,基本上不可能对剧本有更多的改动。


它的制作是有自己的一套制作模式,你不可能推翻这个模式。要在规律下,体制下做有限的东西。


平心而论,《长城》是一部完成度不错的标准好莱坞大片,对于首次进入工业体系的张艺谋实属不易。张艺谋本人也将《长城》的定位为好莱坞式的爆米花电影,而他也提到之所以愿意尝试,则是认为在本子下有一定的尝试空间。
 

工业体系已经如此完善,来拍这种片子简单吗?当然不会。至少对张艺谋不会。作为一个在中国电影节不能绕开的人物,他在中国拍摄电影时,掌控和话语权几乎是绝对的。而在好莱坞体系下的操作,他本人也坦言:
 

很难。


以张艺谋本人最喜欢的一场戏,长城上的葬礼祭奠为例,这是他反复争取坚持,才修改成如今的模样。


好莱坞的大工业体系下,从剧情到服化道,都已经有完善的制作模式,想要改动需要一遍遍讨论。不会英文的张艺谋需要一次次到美国,花重金把编剧请回来,和编剧团队讨论说服对方后方可修改。
 

而在好莱坞式的个人英雄主义打怪兽套路里点缀中国意象,比如秦腔、天灯、擂鼓、烽火台,强调集团主义,这些都不是简单的事情。

 
那些让我震撼,引起共鸣的镜头,那场我最喜欢的放天灯、唱秦腔的葬礼,好莱坞方面认为外国观众看不懂应该删去。我在传奇工作的朋友也曾向我透露,这些场景都需要花费高昂的后期制作费用,好莱坞团队并不愿意保留,是张艺谋一再力争最终才保留下来。
 

试想一下,不会英文的张导,和一群已形成固定套路的编剧争取他们并不理解的中国文化,并不容易。在采访时张艺谋也提到自己的坚持,他诙谐地说,很多时候不得不“曲线救国”。文化层面说不通,不得不换一种途径。外国人不理解中华文化的内核,但把这部分融入情节中,融入逻辑链条中,最终达到一样的目的就好。
 
 
此外,好莱坞的工作模式和工作时间对于并不熟悉工业模式的中国演员、中国团队都是很大的挑战。记得此前对演员采访时,参演的多位中国演员都惊叹于好莱坞工业体系的专业,光量体裁衣就有十几个人,服化道更是形成完善流水线。对现场调度不熟悉、语言沟通不畅的张艺谋,既要快速熟悉整条程序还要克服沟通问题,确实不易。

 
好莱坞团队的高昂支出,每周工作5天,每天工作时间10小时以内。即使拍摄中有25%的中文戏份,但与参与拍摄的朋友聊到,现场动辄几千人的队伍,有一百个翻译。可以想见高强度工作下张艺谋的压力。

 
那么,如此难啃的硬骨头,张艺谋为什么要接?


张艺谋说,这是探探路。这也是让他走进美国观众,接触另一种文化,另一种声音的学习。
 

从另一个层面来看,我们看一组数据。


长城的投资近1.5亿美金,这是目前最高投资的国产电影,在好莱坞也属于A级大制作。在国产电影中,此前海外票房和口碑最好的是卧虎藏龙,也是美国电影史上第一部票房超过1亿美元的外语片,最热时在2000家影院上映。

 
而此次张艺谋带着《长城》,有环球和传奇加持,有机会在全美5000家影院上映。这种诱惑,我想没有一个导演会拒绝,对于一直致力于探索国产片海外合作模式的张艺谋,更是如此。


张艺谋在文艺片上的成功,想必没有人会否定。他是第一个获得国际大奖的中国导演,但他清楚,文艺片再好,也是小众。所以他一直有在商业片上的尝试。从英雄到金陵十三钗,他希望进军海外的心一直都在。或许有人会继续诟病他在商业片上的不成功尝试,但不呆在安全范围内的突破,何尝不是一种勇敢呢。

 
正如张艺谋在长城的各个宣传中不断提及的词,借水行舟。长城可以算是一定意义上中国导演,中国团队的全好莱坞模式尝试。

 
或许不少中国观众仍对于“饕餮”的形态耿耿于怀,不够中国。对于故事的叙事保有诟病,不够深入。


确实,真正让好莱坞技术为中国电影服务,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这一点张艺谋自己也承认。文化冲突自不必说,工业流程的磨合更是需要很长时间适应。尽管不少文化表达的东西,在不少中国观众看来太肤浅,但这本来就不可能一步到位。
 

而且,从目前美国观众以及全球30多个国家试映的反馈来看,非华裔观众并没有对叙事结构简单这点提出质疑。诚如张艺谋所说,或许等到全球上映的结果出来之后,也许票房的反映好,观众的反馈是认可的,到时候可以告诉中国观众,也许简单,并不一定不好。


不过,作为好莱坞模式下中国大片的首次探索,张艺谋其实也背负着很多压力。是否能开辟出一条全新路径,还需要等待《长城》的票房结果。今天(2月17日)《长城》正式在全美各大院线上映,张艺谋坦言自己既期待又紧张。

 
一旦长城票房达标,下一步好莱坞的不少投资和资源就可以到位,这些资源除了张艺谋还会流向更多的国内导演。

 
但如果未达到预期,或许第一个,就会成为最后一个。
 

这是张艺谋的无奈,也是国产电影的无奈。


他在采访中也袒露了自己的心声。


如果把《长城》这如命题八股文一般的电影交给其他人,会不会比张艺谋拍的好?

答案基本是不可能。

 
我希望大家看到电影里张艺谋正“坚持我要坚持的东西,但我会做修正。”
 

仅仅那场葬礼的戏,张艺谋的坚持,请到赵牧阳用地道陕西话唱出“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征人尚未还,但愿龙庭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他希望让全球年轻观众,因着爆米花电影,欣赏到这样壮阔的中国哼唱,这已足够情怀。这很张艺谋,但我认为,这更中国。


最后,我很期待长城的票房能达标。更想引用一位影评人的话,

 
“老一辈电影人正放下姿态试错,为国产电影市场探路。而审美标准已然很成熟的观众,正在试图关上这扇大门。”


当然,我并不是在强行安利。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电影的好坏还是源自观者内心。只希望能,多一分理解,带着一份期待。(美国中文网 何晰媛)
对话张艺谋:好莱坞初体验的挑战与突破
留言评论
 
大家都在说
  • svxmload:支持
    2017-02-21 06:15   回复   2楼  
  • svxmload:好看
    2017-02-21 06:15   回复   1楼  
视频排行榜
今日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