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博客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 娱乐 安家 博客 商讯 APP下载 美国中文电视直播间
【刘强东案爆新料】京东:房事与我无关 女方:他说我是邓文迪第二
2020-01-28 18:02  更新:  
关注度:   
简介:
刘静尧(Jingyao Liu,音译)控告京东和刘强东的民事案件,1月28号再次开庭。在法庭旁听此次案件的周东发律师在庭审结束后,第一时间接受本网记者的电话采访,现在来听一听他的解读。  分享到微信
详细:
刘静尧(Jingyao Liu,音译)控告京东和刘强东的民事案件,1月28号再次开庭。在法庭旁听此次案件的周东发律师在庭审结束后,第一时间接受本网记者的电话采访,现在来听一听他的解读。

周东发律师介绍,1月28号早上8点,刘静尧诉京东刘强东一案在Minneapolis 的Hennepin County District House 七楼的 753 法庭,正式开始实质性的交锋。主审法官是Edward Wahl,他在2012成为法官之前有将近20年的商业诉讼经验,虽然做法官的时间不长,但审理本案,专业对口。

他说,“我八点差三分到法庭,在电梯里碰到Wahl法官,放心了,没有迟到。我前几天有个民事案件也是他主审,非常公平。我告诉他,今天旁听他的主审案件。我们握握手,寒暄几句。到了七层,他往左,去法官办公室。我转右去法庭。”

“法庭门口已经聚集了十几位学生模样的中国人,几乎都是女生,只有两三位男生,其中有一位女生还戴着黑色的口罩。还有一位戴着绿色的口罩,拉到嘴下面。我到的时候,他们已经陆续开门进入法庭”,周东发律师回忆到。

周东发律师还提及了当天发生的一件趣事,“我刚要进去的时候,有个穿着整齐的美国小伙拦住我,问我是不是刘强东。我没有直接回答他,反问了他为什么,他说有法律文件要签。我才告诉他,我不是刘强东。我是来旁听案子的。从这短暂的接触,我可以推测到,刘强东的法律文件送达,可能还没有完成。今天可能只谈京东。”

进入法庭,发现这次庭跟以往不同。首先,旁听的人增加。从坐的位置看, 旁听的人都坐一边,周律师推测他们都是来为刘静尧助威的,“今天刘静尧也来了,坐在陪审团区间的座椅上,穿的好像跟此前网上披露的录像上的衣服款式差不多,连衣裙,带黑白横杠,头发长长披到肩头。旁边坐一位陪同,应该是哪个妇女保护机构的,三十来岁,可能是欧亚混血,不敢肯定。再过去,坐着Hennepin District Court 专管新闻发布的美国小伙。”

周东发律师表示,当天律师席位上坐了四位。代表女方的是从佛罗里达州来的Florin和他的助手,Florin 50岁左右,带着南方人特有的悠闲;为京东辩护的也是一个姓Wahl的明尼苏达律师,他跟主审法官同姓,但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他个子不高,但显得精明干练。边上坐着他的年轻的助手。

“八点过了五到十分钟,主审法官入座。这在地区法院,应该说不常见。地区法庭一般比较拖拉,除非是陪审团审的案子,其它听审,迟半小时甚至一小时开庭的,司空见惯”,周东发律师说。

法官进来的时候,全体起立。法官示意大家坐下,但他还高高站着。周东发律师就预感到今天有点不同寻常,“法官用他浑厚的男中音先严肃地约法三章:第一,所有的电话必须关掉,而不是静音;第二,告诫法庭里的每个人不得发声,因为他知道此案双方相互仇视,情绪一触即发;第三,法庭有专人拍照,录音,其它人不多私自拍照录音。宣布以后,京东方开始辩护。”

周东发律师认为,当天的开庭表明,双方在法律文书递送这一回合的较量结束。女方获胜。

当天的听证,在法律程序上叫撤案动议。这个程序的主要特征,就是,假定原告提出的所有指控事实都真实存在,如果原告提出的诉求也不能成立,指控必须撤销。

周东发律师分析,“京东方首先提出要求,请求法官撤销原告的第六项指控,即京东是刘强东的雇主,因而必须对刘强东在公寓性侵刘静尧负责和赔偿。京东方辩论,刘强东和刘静尧在房间里做的事,跟京东一点关系都没有,即没有京东人员在场,也没有谈任何京东的业务。而且原告也没有提出任何事实,指控刘强东在公寓里为京东的事务奔忙。他做的事,跟京东无关。也就是说,法官即使接受原告的指控事实都真实存在,第六项指控仍然没有任何事实依据。所以第六项指控必须撤销。”

至于京东作为刘强东的雇主,是不是对第四项(在豪华轿车内性侵),第五项指控(在豪华轿车内强行拘留)负责,这两项指控留在后续的程序中解决。 京东的这种做法,是律师常说的把先可以轻松解决掉的事情先解决掉,积小胜为大胜,一步步来,不着急。

刘静尧一方则持相反意见。女方认为,刘强东从开晚会到公寓的床上,这是一条把几个点连在一块没有间断的弧线,刘强东想性侵刘静尧,是在安排晚会的时候早就预谋好的。而且,他在完事以后说的话,恰恰证明了跟京东有关,给当晚的所有活动划了一个休止符。

“你可以成为第二个邓文迪”,女方辩论,这句话可以理解为,刘强东提出可以雇佣刘静尧,就像邓文迪被Murdock公司雇佣一样。所以,自始至终,刘强东都在为京东做事。至于对这句话的这种推论,合理与否,刘静尧律师认为,法官应该让陪审团来决定,而不是僭越陪审团的职权,在案件初期就裁掉这项指控。

法官问了刘静尧律师一个问题,周东发律师认为这个问题透露出法官的意向。法官问律师:如果我允许你对诉状进行修改,增加事实,把刘强东在房间做的事也联到京东头上,你要不要改?

Florin以笑作答,不正面回答,只是强调,他们目前指控的事实可以足够抗拒对方要求撤销第六项指控的请求。

整个听证进行了一个小时左右后结束。双方律师都语调平和,旁听的人和刘静尧都在全神贯注地静静地听辩论。

周东发律师认为,法官很有可能会撤销第六项指控,“从法理上说,即使刘强东是京东的大股东,大老板,或者雇员,也不能被认为他24小时都在为公司干活。把在公寓房间发生的事牵扯到公司头上,有点牵强。 即使刘强东说过那句“邓文迪第二”的话,仅凭这句话就把刘强东跟京东连城一条线,估计之间的关系太淡太薄。法官必须要在公务和私事之间画条线,我估计那条线会画在公寓门口。” 

周东发律师认为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法官在现阶段不撤销第六项指控,而留待在案件的简易裁决阶段把它裁掉。

对于刘静尧一方,输掉这项指控可以说对她的案子整体没有影响。

那双方为什么在这样一个不是至关紧要的法律点上,先开火,而且还投入相当的精力进行鏖战?

周东发律师说,“这点实际很好理解。刘强东一方肯定会寸土必争。他的脸面已经撕破或者名誉扫地,已经没有扭捏的必要。实际上他是在争口气。”

刘静尧一方是势在必行,箭在弦上。她的案子应该是风险代理,律师费建立在胜诉的基础上。律师一方面为刘静尧维权,另一方面,如果赢了,可以拿到三分之一或者40%的报酬。

从费用角度看,刘静尧的律师也会打下去。因为,这个案件不同于常见的车祸或者其它意外事故,律所要预先垫付巨大的调查费,专家费。这个案件,除了正常的笔录口供的开销外,几乎不会有昂贵的专家费用。所以,她的律师垫付得起。

此案所以只会有一个走向: 直奔陪审团审。当然,到达那一步,双方都有艰难的路要走。(美国中文网 邱洪辉)


【刘强东案爆新料】京东:房事与我无关 女方:他说我是邓文迪第二
留言评论
 
大家都在说
  • meihuili:就这破事 没完没了 是不是没有什么报道说的啦
    2020-01-28 19:27   回复   1楼  
视频排行榜
今日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