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博客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 娱乐 美食 博客 商讯 工商分类 侨报 APP下载 美国中文电视直播间 English
孙中山与美国那些事儿 堂口革命
2016-10-21 18:30    
关注度:   
简介:
孙中山与美国那些事儿:堂口革命 最近有一本讲纽约华埠历史的书,挺火,叫做《堂口战争》,作者研究的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纽约唐人街堂口鲜为人知的事迹。当时,安良和协胜在纽约唐人街最为活跃。而作为致公堂里的“大佬”,孙中山自然也是“堂”里的人。另外他几次来纽约,1896年,1904年,1909年,1911年,正是堂口战争最激烈的时候(也就是1890年到1930年的这40年。)那么孙中山是支持哪一拨的呢?[查看详细内容]  分享到微信
详细:

目前没有看到孙中山有和堂口的争斗发生交集这样具体的记载。但是,我们之前波士顿那一期说过,孙中山和司徒美堂关系密切,而司徒美堂呢名义上是美东安良堂的总负责人;另外,纽约安良堂的负责人,大名鼎鼎的“华人教父”李希龄Tom Lee,他的儿子李锦纶,后来回到中国做了孙中山的秘书。(他后来还当过驻美国的公使)。而协胜堂据说更是曾经获孙中山亲笔题名其牌匾。所以说,孙中山和两边的关系应该都还不错。


不仅如此,孙中山在某种程度上——不管他自己有没有这样尝试——还在两个堂口之间起到了一些粘合剂的作用。比如说,据当时报纸报道,1911年12月12号,为了给孙中山领导的辛亥革命筹款,打得不可开交的安良堂和协胜堂罕见的坐下来一起开会,分别认捐了一千美金。在会上,安良堂的大佬李希龄还破天荒地赞扬了死对头——协胜堂大佬麦德的爱国主义精神。

这里当年是安良工商会,据记载,1912年的1月1号,为了庆祝民国的诞生,华埠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据说,当时有几千人出席,还放了从中国进口的十万响的鞭炮,人们不分堂口,不分彼此聚在这里欢庆。这在堂口战争期间可是难得一见的景象。



然而,仅仅4天之后,又一场血腥的杀戮开始了。而纽约的堂口战争真正偃旗息鼓,要到1930年代了,而契机之一也正是国难当头,联合抗日。


孙中山对中国、对中国人有个结论:“中国的人只有家族和宗族的团体,没有民族精神,所以虽有四万万人结合成一个中国,实在是一片散沙,弄到今日,是世界最贫弱的国家,处国际中最低下的地位。”


这句话不论是对当时的中国人、还是现在的中国人,不论对生活在两岸三地的中国人,还是生活在海外的华人,可能多多少少都还是适用的。但其实,既然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远在纽约的堂口能放下持续几十年的恩怨,联合起来一致筹款,那么我想,这至少说明,我们还是有希望的。


话又说回来,在19世纪经济蓬勃发展、城市急速扩张的纽约,帮派争斗也不是中国城独一份。安良堂、协胜堂可能甚至连斗得最狠的帮派都算不上。意大利人、爱尔兰人,都有帮派,而且是传奇级别的。据说,1842年,正在写《双城记》的狄更斯到访纽约的时候,特意跑到黑帮聚集的曼哈顿下城Five Points去参观。在后来出版的《美国笔记》中,他回顾说,那里街道曲里拐弯,马路上的垃圾烂泥能淹没了人的小腿,从房门里冲出的臭气能让人立马窒息而死,几乎没人形的醉熏熏奄奄一息的活物,这儿躺一个那儿蜷着一群,完全是人间地狱。而那时的纽约,也许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里所写的:那最好的时代,那是最坏的时代。

我现在所在的哥伦布公园,一百多年之前,正是臭名昭著的Five Points的中心。如果咱们现在穿越到一百多年前……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今天,哥伦布公园已经成为华人唱戏跳舞下棋的一个乐园,而且公园内还有一个华埠新的标志之一——孙中山像。当年的洪门大佬孙中山如果泉下有知,发现自己在纽约的像被立在当年黑帮火并的中心地带,不知道是否会欣然接受呢?



当然,和华埠的另外两位“老大”——孔子和林则徐(的雕像)相比——孙中山还很“年轻”;他们老哥俩可是在这里“经营”了十几二十年的“地头蛇”:孔子像是1984年落成的, 林则徐像是1997年落成的。而孙中山的像则是2011年才在哥伦布公园树立起来。而且,孙中山像目前拿的还只是“暂住证”,暂时没有永久的“户口”。不过中华公所主席萧贵源告诉我们,他正在争取为孙中山像迁址,并把它打造成唐人街的门户。


一百年前,孙中山作为一个“临时纽约客”,曾经在华埠打拼;一百年后,他仍然在这里,作为华埠的一部分,见证着新移民的来来往往;他的理念、主张,更是仍然在影响着这里的华人。说到这儿我也不禁想到,我们每一个人现在在做的事情,若干年之后,能给华人社区留下些什么。

孙中山与美国那些事儿  堂口革命
留言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 ^_^
视频排行榜
今日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