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博客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 娱乐 美食 博客 商讯 工商分类 侨报 APP下载 美国中文电视直播 English
李可染三亿天价作品的背后
2013-08-14 11:05    
关注度:   
简介:
这幅画的主题是他呼应毛泽东的诗作《万山红遍》。主要是一个核心词“红”。他用的材料是朱砂,这是很难想象的。[查看详细内容]  分享到微信
详细:
主持人:谭琳

本期嘉宾:李良
江苏省社科院中国现当代文学与文化研究员
江苏省海外华文文学暨台港文学研究会秘书长
美国耶鲁大学高级访问学者
《世界华文文学论坛》编辑部主任,著有《李可染传》

谢宜  美国中文电视主播

纽约会客室
首播时间:周六、周日 22:30pm-23:00pm
重播时间:周日、周一 7:30am-08:00am
播出频道:美国中文电视73台, 63.4数字台
节目组联系: wuzhang@sinovision.net

谭琳: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节目。李可染的两幅作品,一幅拍出了天价,另一幅却惨遭流拍。对于圈外人来说,这个现象让人有些看不明白。那今天我们就特意请来了耶鲁大学的高级访问学者李良博士和我们一起来聊聊这个事情。李博士最近也在撰写《李可染传》,对这位大师有着相当深入的研究。另一位嘉宾是我们美国中文电视的主播谢宜。欢迎两位。李博士,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耶鲁担任高级访问学者的?

李良:主持人好!我这次来北美,进入耶鲁访学是五月份。和我的联系导师和谐的相处,可以说有相对的收获。

谭琳:您觉得耶鲁大学和国内的高校在学习环境,学习氛围上有什么区别?

李良:我觉得是震动蛮大的。因为我在国内也曾经求过学,在高校也做过教师。这次来了耶鲁以后,我觉得这种比较不单单是说西方文化和中方文化的这样一种概念。当我的身体置于这样一所高校的时候,看到的不仅仅是他的建筑,它的学院设置等等,我觉得更多是它的主体,即教师和学生。

谢宜:其实耶鲁是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我前两年开车去耶鲁的时候发现校园特别老旧,建筑也特别陈旧。和中国高校那些现代的建筑来比较,你会觉得那是一个特别旧的地方,交通也特别不便利。但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出了五位美国总统,有“美国总统摇篮”的称号。而且你知道,我是湖南人嘛。长沙有一个中学和耶鲁是很有渊源的。大概100多年前,1906年的时候,耶鲁一批有志之士,他们就到中国去推广教育,推广医疗产业。最后,他们就选定长沙来建一个学堂。这个学堂就叫雅礼大学堂。在1945年改名为雅礼中学。

谭琳:说到这个作家,您最近也在写这个《李可染传》嘛,为什么想要写这本书?因为我知道李可染之前有个自传提纲,那您写的是他哪个时期的故事呢?

李良:目前 关于李可染的研究有一定的基础,但是还不够充分。李可染先生在1989年过世以后,他的一些学生,包括美术领域的一些评论家,美术史的研究者都涉足过一些他的研究和叙述。那么,从我个体的角度来讲,对于李可染的关注出于两个原因。一个是目前我们江苏省社会科学院承担了政府的一个重大社科项目,就是江苏历代名人传的撰写。

谭琳:因为李可染是江苏徐州人。

李良:而李可染呢恰恰就是我们江苏绝对不容回避的一位名家大师。第二点就像你刚刚说的。本人我是徐州人。对于李可染,有种倾斜和关注。

谢宜:有种特殊的感情,不光是崇拜了,还有一种老乡之间特殊的情感在。

谢宜:那您自己原来学过画吗?

李良:我没有学过,但我对绘画有一定的热爱。我自己在研究文学的时候,也专门研究了现当代画家的文学写作,例如吴冠中先生,范曾先生,陈丹青先生。特别是近一二十年来,他们的文学叙述确确实实给纯文学写作者带来很大的冲击,当然也会带来很大的借鉴。

谭琳:那在您的眼中,李可染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具有什么样的性格特征呢?

李良:应该说任何一位大师他都是我们人类共同的资源,他们身上的精英之处,应该说都是我们普通人应该关注的。他们身上的精神品格,专门造诣都不是我们一般人能够想到和做到的。

谢宜:说起李可染,应该说挺有意思。他父母好像都是农民,是大字不识一个。和其他画家相比,李可染的经历比较特别,因为他不是出生在一般意义上的书香门第,但他自己特别有天分。好像13岁的时候就溜到家外面那些小桥,庙里,看人家画画。 他能够把别人的那些构图记下来,回来再画出来。从小就特别有天分。好像在音乐上也很有天分。听说11岁的时候自己还学做了一把胡琴,自己还会拉胡琴什么的,这些都是特别有造诣的。

谭琳:因为江苏这个地方可以说特别奇怪,大家说人杰地灵嘛。你想四大名著,三本都是江苏人写的。琴棋书画,对于江苏人来说,应该是骨子里就有这种血脉,就有这种灵气。

李良:应该说你讲的非常有道理,自古两江之地都是文化非常繁荣的地方。而我们江苏呢,在当代中国,在20世纪的中国也很具有代表性。 我们江苏省以前叫“文化大省”,现在叫“文化强省”,也就是一直想把本土文化做成全国的前列,这也是我们江苏省的一个文化的任务,期盼。李可染确确实实出生比较贫穷,他的籍贯也不是徐州人,是山东人。他的父母在山东生活很困窘,已经有生存之虞,所以他们就逃荒到了徐州。他的父亲以捕鱼为生,后来也不能维济, 后来又学了厨师。他的母亲,用今天的话来讲就叫家庭妇女,可能还说高了。父母大字不识一个,李可染从小也没有什么好的家庭教育环境,但是他天资聪慧。我们徐州现在有一个很著名的景点叫“快哉亭公园”。这个快哉亭公园上面有两个匾额,其中一个匾额上书“快哉快哉”,另外一个叫“岂不快哉”。快哉亭公园是徐州老城的东南角,那么现在来讲已经是市中心了。当年李可染小时候就经常跑到这个地方玩耍。也就是说,家庭没有提供良好的教育背景,但是给他提供了一个无拘无束的童年。事情都要两面看,从这个角度来看应该是快乐的。是没像现在的孩子那样,有那么多的学习压力的。

谢宜:你看现在的孩子要学琴,学画画都是父母逼着的。他也没有人 逼,自己就想学,又特别有天分,就学的特别得好。

谭琳:李可染的这幅《万山红遍》在2012年北京春拍的时候轰动一时,我想请您向大家介绍一下李可染先生当时是在什么样的背景之下画这幅画的,这幅画有什么特点?

李良:这幅画应该说是李可染生命当中一个代表作。他对于中国20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政治情感是很朴素的。这幅画是在1964年创作的,就在1964年时候,李可染先生曾经被剥夺了绘画的权利。也就是在这之前,他跟那个时代是一致的 。其实在四十年代的时候,李可染先生就在当时郭沫若领导的第三厅工作,那个时候,他参与了好多抗日战争题材的创作。 李可染先生可以说一生自己的情感对这个民族的情感是认同的。所以在六十年代时候,他创作这样一幅作品,跟当时的国家情感也是一致的。这幅画的主题就是他呼应了毛泽东主席的诗作《万山红遍》。那么这样一种呼应,我认为主要是一个核心词“红”。这个“红”是三点。一,颜色之红。他用的材料是朱砂,这是很难想象的。一个以水墨见长的画家,特别是积墨法中间掺以朱砂的画法,他是第一个。

谢宜:原来我们看见过的国画,都是以黑白灰为主,红色的朱砂只不过是一种点缀。这样一大片全都是红色在视觉冲击上也是非常震撼的,这就是他敢于用色。

谭琳:听说这个朱砂还是乾隆御用的?

李良:是乾隆内府御用的。

谭琳:这个可不可信?

李良:应该是可信的。因为朱砂是来自于故宫博物院。现在朱砂的价格也是蛮高的。大概这么一小盒吧 ,人民币需要三十万左右。特别是那些上乘的,非常贵。

谢宜:那么多朱砂放在里面卖2.9亿,也是值那么多钱。

谭琳:我听说乾隆的这个朱砂有两千两百克,那四斤多呢,而且上面刻了“御墨”。据说是乾隆酷爱书画,当时国力强盛,所以他对自己的文房四宝的要求都非常的高。当时内务府的御书处专门给他精制的这一块。那这块朱砂,不画在画里头,传下来的也价值连城了吧。

李良:假以时日,这都是文物级的,国宝级的,这都是可以想象的。刚才讲的第一
个“红”就是他的用色,材料。第二个的“红”就是李可染先生的一颗红心,这个红心就是我当时说的,他对那个时代的一种认可和赞扬。他赞扬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赞扬那个时代,赞扬那个时代的中国人。第三个“红”就是那个时代的“红”。因为“红色时代”对于国人的影响和记忆主要存在在20世纪,但他会对未来产生不可思议的影响。

谭琳:这样让我们先休息一下,一会接着聊。


谭琳:欢迎回来。关于李可染的这个《万山红遍》系列普遍认为是一共有七副。去年拍出的这一幅也是尺寸最大的这幅。这幅画在2007年在香港佳士得拍的时候是以 三千五百万的价格拍出的。时隔五年之后就变成接近三个亿了,可以说价格几乎翻了十倍。其实早在1999年和2000年的时候,也有两幅尺寸较小的《万山红遍》成交了。当时好像是台湾的一位叫林百里的收藏家用四百万和五百万的价格拍走的。那是不是意味着下次见到这副作品的时候也会是这个价钱?

李良:一切皆有可能。但是也不可以说就是完全就是。因为,目前面对如此的高报价和高拍卖的结果,国人也有一些怀疑,都问为什么这么高?难道是中国人太有钱了?

谢宜:他的作品高卖,我觉得原因有两点。第一个是他的作品比较少,而且现在的中国拍卖市场一下子特别火爆,大家有闲钱,又想投资艺术,觉得这个画家有投资潜力,都想赌一把,看一看。

谭琳:我觉得现在市场可能现在投机的人比真正收藏的人可能要多。因为你想呀,这个价钱五年涨了那么多,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李良: 李可染的画的价格超过他的恩师。大家都知道齐白石,他的名声应该说远远超过李可染。但是齐白石先生的一生创作作品太多,流传下来的数量很可观。 这就叫物以稀为贵嘛。李可染的作品相对要少一些。

李良:刚才讲排名前十位的红色经典,其中李可染先生的有三幅。另外两幅是《长征》,《韶山》。这两幅画都不是典型的朱砂。其实《万山红遍》这个作品给任何一个欣赏者的冲击力都特别大。满幅都是浓浓的红意。中国人对红是有天然的情感,“中国红”,它是国色,另外它吉祥。对红色的这样一种热恋,中国人是有一种天然的情节。

谭琳:那您说这2.9亿到底是价值的体现啊,还是价格的虚高?

谢宜:我听说买家里面也有唱反调的,就是《万山红遍》这一系列共有七幅,不值这个价钱。在美学上,持反面意见的人就认为这一系列作品就是为了当时宣传的习作而已,并没有艺术价值。

谭琳:就像命题作文。

李良:《景岗山》是文化大革命之后,李可染先生重拾画笔创作的作品。李可染先生一生有两个高峰期,第一个是四五十年代,而第二个应该是他的晚年时期,基本上八十年代的时候了。《景岗山》所使用的技法已经是老道纯熟的李可染的产品了。但和他同类技法的产品不止一样,而《万山红遍》是1964年前后,是李可染先生被迫封笔之前的一个代表作品。我觉得这一点某种意义上说,是它们两幅画的差别,它的创作背景以及可能的保存价值都是不一样的。

谭琳:为什么李可染是现在中国市场表现最好的画家?

李良:李可染先生作品少,有代表性。对李可染先生我有一种认识,有些人不一定赞同,他是中国二十世纪中国山水画的最高境界。

谢宜:一般外行人看热闹嘛。有些人一定觉得价格最高,那肯定就是中国最优秀的画家,但是李可染先生的画在国外的卖价怎么样?好像现在像赵无极他们这批人才是国外拍卖市场的硬通货。李可染先生在国内现在肯定是“冲亿大户”了,但是在国外,他的销售量并不好。

谢宜:对于中国人,特别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中国人,对那些“红色经典”有一种心灵上的深层沟通。国外的买家,如果是个外国人,他就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触。

李良:甚至有时候会是一种拒绝,这可能就涉及到更多的方面了。李可染先生的画在国内市场上来看确实是没有第二个。

谭琳:当然现在国内市场都把李可染先生当做是“红色作品”的代表人物。换句话来说,如果不是当年那种政治氛围,他的发展会不会更好呢?因为他画的都是命题作文,这个政治氛围会不会对他的创作有一定的限制?

李良:我不这样认为。我们从一个外行的角度来看,关注李可染先生有两个角度,第一个李可染先生善于画牛,每个作家都会有自己代表性的东西。一,他善于画牛,二,他善于画山水。而画牛呢,在中国画坛,没有人可以超过他。1942年,当时还是抗日时期,他在重庆的金刚坡居住的时候,就和傅抱石先生一起交艺。那时候,他就开始尝试画牛。包括后来郭沫若,徐悲鸿,傅抱石都对他的牛倍加珍惜,主动拿自己的画换他的牛。从这以后,李可染一生画了四十多年的牛。而且他把自己的这个画坊命名叫“师牛堂”,所以这是一个不可替代性。第二不可替代性就是他的山水画。我觉得在二十世纪的中国画坛没有可以超过他的。他是一个变革者,他学习了齐白石先生的传统,又学习了黄宾虹先生的鸡毛画法,他又以最大的可能“打进去,打出来”。他是一个敢于面对传统,突破传统的有胆有魂的人。他的这种理念以及这种理念下支撑的画笔都在二十世纪很具有代表性和不可替代性。

谢宜:他这种敢于“打进去,打出来”的理念,不管在哪个时代,总归是要走上一条道路的。

谭琳:他的这个“红色经典”,这个《万山红遍》,这种艺术上的创作也好,创意也好,还有就是跟我们这个时代的吻合也好,它是一个时代的产物,也是一个历史的记录,代表了一个时代的艺术品,其实也未尝不好。

李良:从存在主义的角度讲,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当大家对这样一种现象产生质疑的时候也情有可原。任何一种存在都会有正面的,反面的,或者是其他角度的一种认为,这是可以允许他们存在的。但是作为一种既然的结果,我们一定要去关注它,研究它,张望它,也就是说未来他的绘画会怎么样。先生已经驾鹤西去,他的作品已经不可复制了。如果再有新的,那肯定是假的。所以说,对于这样一种存在,我们就是去积极地理解它。 

李可染三亿天价作品的背后
留言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 ^_^
视频排行榜
今日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