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博客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 娱乐 美食 博客 商讯 工商分类 侨报 APP下载 美国中文电视直播 English
陈士争:华裔导演的幽默西游记
2013-07-19 17:08    
关注度:   
简介:
陈士争导演的《猴·西游记》在林肯中心上演,观众主要是老外,他却希望有更多的华人观众前来欣赏。[查看详细内容]  分享到微信
详细:
主持人:谭琳

本期嘉宾:陈士争
歌剧,戏剧舞台及电影导演
最新作品《猴.西游记》 林肯中心
主要作品:
汤显祖全本 昆曲《牡丹亭》
音乐剧 《赵氏孤儿》
电影处女作《暗物质》 
《歌舞青春》中国版
2002年获了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

王璐 《猴·西游记》饰演美猴王
从事京剧表演17年
曾与国内外导演合作、主演多部戏剧及担任技术编导

中文巡礼
首播时间:周六、周日 22:30pm-23:00pm
重播时间:周日、周一 7:30am-08:00am
播出频道:美国中文电视73台, 63.4数字台
节目组联系: wuzhang@sinovision.net

谭琳:今天做客我们演播室的陈士争导演和纽约有着很深的渊源。我知道您1987年的时候就到了纽约大学,学习的是戏剧导演硕士学位,对吧?

陈士争:对。

谭琳:而且这些年也一直待在纽约。包括这次《猴•西游记》在内,您是一共把五部中国戏剧搬上了林肯中心的舞台。今天我们另一位嘉宾是这部剧的主演,也是《西游记》中孙悟空的扮演者王璐先生,欢迎两位。陈导我知道在2007年您这部西游记在英国曼彻斯特皇宫剧院上演的时候,当时在西方已经特别轰动了,而且被英国评为“最佳十大歌剧”。最后又在欧洲巡演,08年的时候又来到了美国,但是没有到纽约来。您之前一直都说,《西游记》的剧情特别好,比很多好莱坞大片都要精彩。那看过您《西游记》的观众,有没有跟您持同样的观点,您从观众那里得到了怎样的反馈?

陈士争:《西游记》,因为我小时候就喜欢看这本书嘛。你看好莱坞大片,比如说《星球大战》,我看了之后就觉得很可惜,这么多年就没有个中国故事能够在全球家喻户晓。所以就一定想做个《西游记》,做舞台版本也好,做电影版本也好。07年的时候,有幸首映式在曼彻斯特艺术节,演出的时候确实很红,破了很多记录。从艺术节上,在皇家歌剧院也好,在伦敦O2演出,都演过很长的时间。在巴黎莎特莱歌剧院也是,连演一个月。一般歌剧院演戏都是七八场嘛。所以观众看完之后,观众反应极其热烈。就是老少皆宜吧,很多搞艺术的,或者是文艺青年也好,到那种从来不进歌剧院的、从来不看戏,对这种表演艺术,或者中国文化,一无所知的人,都来看。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地契机。因为你要从一个开门的东西做起,《西游记》这样的故事就是一个最好的一个,最幽默、最有趣的一个故事,来讲中国文化背景的东西。

谭琳:所以观众从您这部戏里面,一个是看到中国传统经典的小说,另一个也学习到了中国的文化。

陈士争:对。这部戏是一个很老的东西和很新的东西的结合体。因为请得是英国乐队,英国最红的一个动漫家和英国最红的作曲家,这些东西都很新。但是中国的这些题材都是很传统的题材,小说有400多年了,加上咱们主要演员王璐,京剧演员,这是一个传统艺术的东西。加上中国的杂技很中国的武术,是一个中国传统艺术的东西。怎样把一个很古老的东西揉到21世纪的社会层面上来。让它成为一个很时尚的,大家追求的一个很新的表演题材。这是一个很有兴趣的东西,也就是中国现在一个社会转折的一个反应吧。也就是中国从一个古老的文明国家,到今天一个现代的国家,你将来的表演艺术是一个什么样子。我觉得这个《西游记》就代表了一种这样地探索。

谭琳:王璐,刚刚陈导也说您是京剧演员。您之前除了《西游记》之外还扮演过什么样的角色?

王璐:你是说在京剧当中吗?

谭琳:是。

王璐:京剧当中也扮演过孙悟空。

谭琳:导演给你出了什么难题?

王璐:排练的时候导演就一直跟我说你要兴奋起来,你要玩起来,要能够调动观众,要让观众想看你,不能说5分钟之后观众就觉得没意思了。排练的时候反复地跟我们说,所以一直在调整。刚到剧组的时候,就基本上是按照京剧的那些动作往里套,但是自己都会觉得不好,没意思。把那些东西丢掉之后,突然又发现自己不会演了,不着调下面该走什么动作,该怎么去表演了。经过了这样一个过程,也是特别感谢导演不断地启发我、不断地教我。告诉我哪一个点该怎么处理,节奏怎么控制等等。一些动作的元素应该更倾向于哪个方面等等。

谭琳:陈导,您的这部《西游记》您觉得和其他的,或者是您之前导过的也好,或者是别的戏剧相比,它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啊?

陈士争:这是最流行的一个戏。平时排的,像现代歌剧啊,这种比较严肃的、比较痛苦的题材比较多,悲剧比较多。像《赵氏孤儿》、《六月雪》、《桃花扇》,这些都是悲剧的,比较成人题材吧。这种就是有一种年轻的,可以说就是更倾向于年轻人这种流行音乐、流行文化。其实我一直在用这种东西方文化,找它的切点,什么东西可以在一起并存,什么东西在当今社会里面看起来还是一个很时尚,没有过时的东西。什么东西可以在咱们今天生活中继续下去。不然的话,一个艺术形式,它没有一个观众的喜爱和痴迷,像粉丝一样。这种东西就是完全没有生命力的东西了。

谭琳:我要有票房。

陈士争:对。这东西你要有票房,你说这个故事要和他有关系,和他的想象、喜好有关系,和兴趣有关系,你才有可能有一定的号召力。我来能说要演一个月,我一个戏想要演几个月,就不拘谨于一个传统的范畴里面。所以这个戏当时就不知道怎么叫,歌剧他不是杂技,也不是音乐剧。

谭琳:那您怎么叫的?

陈士争:最早我是叫spectical。就是这样一个Show这样的东西。就不好把一个固定的名称定它的位。

谭琳:它好像什么东西都不太像。

陈士争:因为猴这个故事就是一个很另类的一个故事,就什么也不像。你说它是一个讲唐僧西天取经的,也不是。你说它是西游记里面讲的佛教修行人生,也不是。因为这些主要人员全都是一些比人更差劲的,猴啊、猪啊,都有很多瑕疵的角色。一拨这样五个,跑出去要重新找到自己生活的意义。讲得东西很有趣,按照西方说法就是反英雄的人物。猴不是一个正规英雄,它长得也不像英雄,个头也不够。然后它总是反、总是打,靠金箍棒打出一个天下。所以这个戏当时找英国合作者谈,想做这样的不同一般的、不同凡响的,反主流的所谓音乐剧、歌剧的方式去做。做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新的形式,给西游记有一个新的载体。所以这个新的载体慢慢的被主体和人接受了,就成了一个新的主流了。

谭琳:您看您这部戏,创新的地方特别多。首先在人物造型上,请了电子游戏《街头霸王》的设计者来为您设计人物造型。音乐上面您加入了很多元素,有中国传统的、有西方非主流的,好像还有电子乐和打击乐等等对吧。在京剧招式上面不单单是京剧了,武打啊、马术啊、火术啊您都使上了。

陈士争:因为这个故事是一个童话,一个幻觉的东西,不是一个革命现实主义的故事。所以你只能想象这些神仙啊、妖怪啊,这个人的表现范畴里面,不是一个我们坐着聊天的范畴。所以它氛围的音乐完全是一个仙境或是一个鬼啊、或是一个妖。所以当时找英国这个画动漫的,这个人当时画了两千多张图。

谭琳:您喜欢自己的扮相吗?

王璐:非常酷。

谭琳:您穿了什么?

王璐:穿了一套七分裤,上面是一件戴帽子的运动衣。

谭琳:它不是京剧的服装了。完全改了,跟现代装差不多。

王璐:对,非常酷。

陈士争:但是他的脸又有一点点京剧的画,有一点点痕迹。

谭琳:有一点点卡通的痕迹。

陈士争:卡通的感觉。但是他又是像现代电影化妆,因为脸型不够,粘了些东西,把棱角调一下,像鼻子,棱角的东西又做了。所以这个东西就是一个混合体。就是说你看到的猴,是现代猴,不是一个四百年前小说里的猴。很多东西是电子音乐,你看如来佛一些音乐的东西,都把中国过去的喇叭、车上的杂音、电梯里的声音,这些东西都揉在音乐里面。比如去天堂,就是电梯声音。电梯坐到100多层以后,一开门天堂就到了。一些很流行想法放到里面,所以这个音乐特别轻松特别愉快。也不存在像中国传统音乐,唐代故事用唐代音乐。因为这个故事是一个童话,所以所有的来源可以抓过来。如果是吴承恩写的话,吴承恩这个小说里面把中国所有的文学故事和鬼怪故事都搁在里面了。所以这个东西很有意思,就像小孩的一个充满想象的小时候的故事。同样,在舞台上我们也是用一个很天真的想象方式把他们组合的一个载体,去讲这样一个很好的童话故事。

谭琳:我也看到一些观众的评论,我相信90%的观众都是特别喜欢的,但是也有10%,他们说这是看过的最不像西游记的西游记。您觉得他们说得这个“像”指的是什么啊?

陈士争:“像”就是王璐他们京剧的《西游记》,因为那个是最定性的。我觉得中国传统京剧《西游记》那个猴、那个服装和演出方式,基本上奠定了中国100多年来所有的西游记。因为电影电视也好,基本上是从它们抄袭过来的,或者沿袭过来的,不好说创作吧。

谭琳:好,让我们先休息一下,一会接着聊。 

谭琳:欢迎回到纽约会客室。陈导,您看您这部《西游记》里面,用了很多西方的元素,但是为什么您坚持一定要用中文来演唱呢?

陈士争:因为现在我们排西方歌剧,它有德文有法文有意大利文,基本上都是它原文,有西班牙文的或者拉丁文的一些早期的东西,都流传下来了,不是因为我们在美国就要把法国语唱成英文,所以这一块我觉得很重要,就是说你的语言是你音乐的一个代表也是你文化的一个基因吧。所以我觉得要演这样的故事的话还得由中国演员来演,我觉得这个东西靠近一点,靠近它的血液、靠近它的传统文化的思维也好,我就觉得这样的戏还得在中国找演员,像很好的京剧演员也好、音乐剧演员、杂技演员还有这些武术演员。可能我们并不排斥,现在回北京上海很多人看电影都看英文,打个中文字幕他也看,这个在美国演出,我们在法国演出的时候打了法文字幕,在林肯中心的话就打个英文字幕说中文,我觉得大家习惯了就好了。

谭琳:陈导我知道您其实做西洋歌剧是特别优秀的,而且也是非常有成绩,您每一部戏都是很火票房很好,而且尤其您看您一直都在西方市场,按理说西方市场、西方的歌剧它的面更大,票房更好影响力更大,那为什么隔那么几年您就一定要做一部中国戏剧呢?

陈士争:这个DNA、中国的血液,忘不了自己文化的熏陶,所以隔一两年就想做一个中国题材的东西,在西方主流社会,在欧洲、在美国能够演一演,能够找一个方式找一个很好的载体,把这个东西引到很大众的主流社会上来,让人家能够对这个东西感兴趣,因为对这些东西懂得太少了。比如我有时候讲讲课,在纽约大学这些地方,俄国的文学剧本也好,希腊的剧本也好法国的剧本也好,都是大学本科必修的,学戏剧的。但是中国这些剧本他们没有要求。因为什么呢,他觉得翻译看不懂,翻完以后觉得太难了,也许太讲究自己原文的东西了,译不过来,因为这个距离很大很难接触。我当时就想所有搞我这行的,或者搞导演的,中国这些题材很好很多都可以看。你要是排契诃夫的东西排法国的东西也好你排莎士比亚也好,你应该也能随便抓个中国的东西也能排,不要觉得这个东西文化太陌生,这个东西就不能碰。你想中国在北京、上海每年都排莎士比亚排这些东西,他脑子上没有这种文化的界限。你一旦打破这个界限你觉得这不是一个不能碰的东西以后这就有契口了,慢慢就有一个传播的空间了,没有的话他老觉得这个东西很远,你把衣服穿上画个脸壳往那一站,这个东西就没法进入,他看一次可以,以后就不可能再有一个交流和尝试着要做这个东西。我觉得这个东西多做吧,慢慢的会有一种积累,慢慢的观众有一种积累。像昨天晚上我们演出以后,就发现很多过去看《牡丹亭》的观众跑来看,就十几年以前的事情现在还追随看这个中国的戏,这个是纽约的一个很好的观众的市场,这些人是有文化素养的,他记得还要来看,他还是喜欢中国题材的东西。

谭琳:那看您中国题材戏剧的观众,他们是以外国人为主还是中国人为主啊?

陈士争:很不幸的是主要还是外国人多一点,我很希望在巴黎也好在伦敦还有在林肯中心,我很希望有对文化感兴趣的或者对自己文化在美国主流社会传播感兴趣的人能够来看戏。

谭琳:华人?

陈士争:华人,华裔。比如说巴黎歌剧院一来,或者俄国的芭蕾舞团来,你能看到很多俄国人还有法国人在纽约的,基本上百分之八九十,他够走遍林肯中心把自己民族的一个剧的演员能够推崇起来。我做了这么多年的戏,就发现寥寥无几就华人观众还是很少,我就一直希望哪一天有很多,就是对艺术比较尊敬的也喜爱的观众真正能够买票到美国的主流剧场来看戏,来为中国艺术家捧场。

谭琳:其实是,因为大家付出很多精力、时间,尤其是您,有这样的一种心愿,想要把我们中国的东西推广到世界的舞台。如果我们中国人自己都没有从中间吸取也好支持也好去欣赏也好,对整个市场来说是一个缺失也是一个遗憾,因为首先我们自己要传承,对吧?
陈士争:对,你自己要喜欢,你说我为什么要排中国戏,我完全可以排西方的电影排西方的歌剧,因为文化的传承你会感觉到自己一个中国人你要做一些中国文化有关的东西,你在纽约居住的也好还是在国外生活的也好,这是你血统里的一个部分,所以这个东西我觉得是很重要的一个东西,这讲起来好像有点民族情绪,我觉得很重要,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话你还是要做一个有中国DNA的东西,你多多少少要做一些这样的东西,这样的话对得起你自己文化的传承。所以我很希望更多的在美国,这次在林肯中心在纽约演出,更多的观众能够真正到林肯中心来,来感受一下。因为这是一个一流的剧院一个艺术中心,很多人都好像一辈子没去过,在纽约住一辈子,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契机吧,一个遗憾。然后咱们《西游记》来了是一个契机,应该带自己的小孩、全家来看看,这个东西也不需要一个大学文凭能够看懂,因为语言极少,基本上是画面和表演,你看表演就能看懂,像小孩看连环画一样的,当时立意的时候就是想这样,基本上不需要更多的解释,不需要更多的注解,来看懂这样一个戏。

谭琳:哪怕你不懂中文也能懂。

陈士争:也能看懂,你要听不懂普通话也能看懂。

谭琳:刚刚您说了,作为一个中国人对您这种艺术创作的影响,其实我也知道您的个人经历,比如说您四岁的时候看着您的母亲被榴弹击中身亡了,您是后来又经历了文革,父亲也被下放了,这样一段经历对您的人生对您的艺术道路产生了多大的影响?

陈士争:你觉得自己没有一个家庭和母爱的支撑,像我自己就要相当的努力,像孙悟空一样,所以我对这个戏比较喜欢,你还不是一个人,你是由石头长的,又不能说话,所以你要靠自己的努力去在社会上争一席之地。所以说我对这个故事很有一种感触,收获都是用金箍棒打出来的、自己跑去学出来的。这几十年在美国在欧洲对自己的这种要求,跟自己很清晰的在找一个艺术创作的途径,来找到自己在西方艺术的地位,就是说要奠基自己的艺术地位,很刻苦,创作也是很艰难的。比如说《西游记》本身就做了两三年,从构思开始。构思的时候我就写了一个半页纸的东西,给莎特莱歌剧院的院长他说好,做吧,就开了一个绿灯,就也没说。当时就花了五六百万欧,九几年的时候这个戏,我不告诉你花了多少钱在这里演,很大的制作。他信得过你,他觉得这个东西肯定会火,所以这种信赖和让艺术家自由的创作是一个很荣幸的事情,就是说你能靠自己的想象和自己的艺术在这里生活,这是一个作为艺术家很自豪的事情。

谭琳:王璐你原来在演其他京剧的时候,有没有这样的机会,第一到国外接触国外的观众,第二有没有团队。因为我知道陈导也是请了不少的外国的工作人员一起,有没有在这样的环境中对自己的艺术理念也好对你自己的人生观也好产生一些改变?

谭琳:陈导您在这种表演上或者是您讲故事的方式上感觉您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您的叙事角度是怎么样的,您对您戏剧的要求是怎么样的?

陈士争:因为人是一种感性动物,并不是要讲一个什么理由也不是要讲一个什么大的道理。因为每个人早上起来绝对不会说我今天想起来我要做一个好人,我要去为世界做一个什么好事。早上起来是一个很简答的是事情,你要喝咖啡还要喝茶,你要做什么事情,这是一个个人的事情。所以所有的表演艺术尤其是演人物这些东西,都要找一个极其的个性。你的个性越是光大,你的这个东西就越来越有亮度。所以对《猴》对《西游记》很容易到一个壳里面去,因为你要看小说的话像他们这一辈,王璐自己说了他也看了《西游记》,很多人都是看电视出来的,他不看小说.因为这个小说里面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我就说这个东西不一定因为有一个固定程式了,你就不想了,你不要因为这个《猴》大家都觉得猴就是这样。


陈士争:华裔导演的幽默西游记
留言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 ^_^
视频排行榜
今日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