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博客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 娱乐 安家 博客 商讯 APP下载 美国中文电视直播间
中国书法家如何德艺双馨?
2013-06-26 12:00  更新:  
关注度:   
简介:
书法家张旭光认为,书法最高境界是儒家的古典和文雅。因此先有书法才有家,标准是“到家,味道”这四个字。
详细:
主持人:谭琳 

本期嘉宾:张旭光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
中国书法家协会草书委员会副主任
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客座教授
中央美院客座教授
专著《楷书》、《行书》等教材
乙庄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古代美术研究室副研究员

中文巡礼
首播时间:周六、周日 22:30pm-23:00pm
重播时间:周日、周一 7:30am-08:00am
播出频道:美国中文电视73台, 63.4数字台
节目组联系: wuzhang@sinovision.net

导语:书法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它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和各阶层的人们有着天然的关系。在海外生活的华人中,有许多书法爱好者。因此,这期节目我们请来了正在联合国做书法演讲的中国书法家张旭光先生以及他的夫人乙庄女士,来谈一谈他的书法精神以及中国当代书法的发展情况。张旭光崇尚传统,崇尚文化,师从二王一脉,即王羲之和王献之,他遍习历代名帖,能写多种书体,尤其是行草,他有丰富细致的用笔技巧、沉着畅快的行笔方式和典雅稳重的艺术格调。张旭光是一个严谨的人,他认为书法的最高境界是儒家的那种古典和文雅。因此,先有书法,才有家,标准是“到家,味道”这四个字。

谭琳:中文巡礼大家谈,欢迎收看本期节目。今天做客我们演播室的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书法家张旭光先生。另一位是张先生的妻子,中国艺术研究院的研究员乙庄女士,欢迎两位。张老师因为我知道您要来,这几天我读了不少关于您艺术成就的评论。看到这些评论家他们有一个一致的观点就觉得您是一位极其有思想的艺术家,不但能够搞艺术还能够管理。也是解决和发现了中国书坛的一系列普遍的问题。并且还说,您提出的十二字方针为今后中国书法的发展指明了方向。而且我还看到有“张旭光时代”、“张旭光现象”的这种提法,可见您在当今书坛的地位和影响力有多大了。那现在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可能是出于尊敬,也可能是出于羡慕。像我们普通人对艺术、文化为职业的这种人我们都会 称之为“家”,但是对于您来说,您在中国书协做了八年的副秘书长,在您眼中什么样的人才配称为书法家?您的书家标准是什么啊?

张旭光:这个书法家标准呢,我最早先是提的书法标准,然后才提到书法家的标准。书法的标准我们提了四个字叫“到位、味道”。“到位”主要是指你学习古人的笔法、结构都学的很到家,没有毛病,别人一看这字写的没毛病。

谭琳:功力好。

张旭光:哎功力好,功力非常到家这叫“到位”。那么“味道”呢主要是指你在这个基础上如何能表达一下自己的审美追求,所带来的特点也好、个性也好、风格也好都可以,叫做“味道”。这才成为一件具有艺术价值的作品。所以“到位”和“味道”呢在书法界应该说是都知道,也都以此来衡量这件作品。比如说包括我自己的创作,如果我写了一件作品我去衡量它到底这件作品是好还是不好,也有这个尺子问题。我首先看有没有毛病,首先看是不是都到位了。然后在这基础上再看有没有表达自己的性情,有没有表达自己的审美。

谭琳:那对于艺术家的标准呢?

张旭光:艺术家就是一个综合标准,比如说我提出叫“3+X”。

谭琳:哪三个?

张旭光:三呢,第一就是道德。因为艺术家不管哪个家其实不光书法家,所有艺术家,你只要是被称为家的时候你就有社会责任。所以说道德问题就变得非常突出。我五十岁的时候提出一句话叫“五十重修德”,因为你五十岁之前可能你各方面修炼还不够,你的艺术水平还不到,或者你还很普通的时候,你德不德问题也不大,甚至危害也不大。但是一旦你有一定影响有一定名气以后,你成了一个很多人关注的人物。

谭琳:公众人物。

张旭光:公众人物,那么你这个德就非常重要了。

谭琳:这里要跟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张老师可以说是德艺双馨的典范。因为我知道张老师一直在参与慈善捐赠的活动,曾经也承担过六十位甘肃小学生一到六年级的学费对吧?

张旭光:是。

谭琳:所以德艺双馨是非常重要的。那第二点呢?

张旭光:我举个例子,如果你这个人德也很好你的艺术也很好,所有的人都很喜欢,谁家挂着你的作品的话会对这个家庭的气氛产生一种好的场,甚至会对他的子女有一种熏陶。如果说你这个字写的还可以但是人特别坏,坑蒙拐骗什么事都干的话,很多人就会说赶紧拿下来不吉利。

谭琳:乙老师,你们家是不是经常有人上门讨字啊?

张旭光:是,经常有人讨字挂在他家里的时候他感觉是一种吉祥的,或者对他的后人会有好的影响的、会有熏陶作用的,所以说这个时候呢这个德就非常具体了。甚至咱们说一句很俗的话,你在市场上卖的价钱都不一样了。这个东西那么好对后代都会有好的影响的话那么价格会很高,否则的话那个价格白给人都不要的。这就是德的力量,德的价值。第二个就是说文章,我比较强调文章,中国的知识分子道德文章是首先要具备的。文章是什么呢?是一个人认识社会认识事物的一种表达能力,而且这个能力要让其他人、让社会能够比较好的接受。实际上就是你的思想通过一种非常美的语言、一种文字形式,让社会能接受。

谭琳:第三点呢?

张旭光:第三点就是艺术本身,书法本体,我的临帖的功夫怎么样,我的用笔如何,我的墨色用的怎样,我的章法如何,整个作品的气息、意境、品格都在这里面。

谭琳:那那个“X”是什么?

张旭光:“X”当然是一个变量啊,我想它 和音乐有关系,因为书法也讲节奏、也讲旋律,如果懂一点音乐对书法创作绝对有好处。如果说你懂舞蹈,那么书法被称作“凝固的舞蹈”,它也是节奏、旋律、运动等等和书法有直接关系。那么你懂诗词,那也是可以,诗词要讲平仄关系。诗词实际上就是把汉字三元素里面,还有两个元素,一个是“意”一个是“声”,通过诗词去表现。书法本来它只表现一个“形”,你现在如果把“意”和“音”都懂了,那么你在书法作品中所表达的东西就更加丰富。我说实在不行你懂烹调也可以。

谭琳:也有帮助。

张旭光:因为烹调就是一个火候,书法其实也是一个火候,你掌握的度数、火候正好,所谓笔笔生花所谓神来之笔其实就是火候。这样就叫“3+X”。

谭琳:您为我们解释的非常好,但是我想给我们的观众一些更直接的感触就是我手上有一些张老师的作品书籍。这一本呢其实是您夫人主编的,我看到乙庄女士主编的。这个是您的一些作品集是吧,里面有您的一些字、画,还有您写的文章和诗。

乙庄:主要是我们搞的一些活动,就是张老师倡导的和友人一起搞了一个“北兰亭”,这么一个民间组织。因为已经搞了五年了,也取得了巨大的成绩。因为他们太忙了实在没有时间总结,我就把我认为重要的我就做了一个总结。因为留个纪念吧,而且我想为“北兰亭”做过贡献的人也是表示一份感激。

谭琳:因为我知道乙庄女士在中国艺术研究院也是做书画还有书法方面的研究对吧。

乙庄:因为懂一点嘛,所以我就想我做这个总结呢应该也不会太差。

谭琳:那应该是说自己家的活交给自家人干了。

乙庄:而且还干的特别认真。

谭琳:这本是?

张旭光:这是我们“北兰亭“啊去年2012年上的《巳雅集》。

谭琳:有一个电视晚会。

张旭光:电视书法晚会,这也是我们的一个创造。就是说把中国最古老的文字和最现代的电视媒体结合起来,让最古老的的艺术插上最现代媒体的翅膀,飞入寻常百姓之家。这是我们当代的一个思考。

谭琳:这里还有《中国新闻周刊》,以张老师的画像为封面的一本杂志,是09年一月份的。

张旭光:这是共和国60周年的时候。

谭琳:辉煌六十周年特刊,是“挥写中国精神”。

张旭光:是对我的书法作品风格的一个描述。我的字呢就写的比较有当代的气象,就是既讲传统,又讲时代的大气象,这是我的书法的一个基本特点。

谭琳:这个是您的一个行书技法的讲座,这个是光碟性质的,对于想学书法的朋友买这样一套讲座是不是就够了。

张旭光:这主要是讲行书的,这个现在在国内呢比较受欢迎。我们从上边的领导到下面的群众都比较喜欢。我也是认真做了准备。我们应该说是去年春节和我夫人乙庄在海南在三亚备课,她画梅花我备书法的课,然后我又用了一个休假的时间在电视台把它讲了。

乙庄:当时那段时间呢我记忆很深,因为当时他只用了十天的时间,这四十多讲就是在十天之内备完的。

谭琳:您是不是给他很多支持?

乙庄:我的支持就是不和他讲话,我在旁边画画。只要他一会备累了,我们出去一起逛一逛。

张旭光:她给我很多支持,因为她画画在水和墨的关系上在色彩上也给我很多启发。对我也有很大帮助。

谭琳:那您觉得张老师在中国书法方面,因为之前我说的都是很多别的评论家对他的评价,作为您是妻子的话您给评价一下?

乙庄:我的评价,(张旭光)对中国书法做了什么成绩啊这也是应该的,因为他热爱书法。但是我和他生活最近嘛,我可能了解和感觉到的东西可能不是别人能感觉到的,我认为他真的好像是为书法而生的,在他的生活当中他只有书法。无论是在生活当中,假如他在干一个什么事情的时候,他的手也在那画一画,其实我知道他是在这练习草法呢。

张旭光:划拉签名呢。

乙庄:对。他就是生活当中无时无刻,就是书法融入他生活每个细节当中。有的时候他进入那种状态,有时候写的当中他都把墨汁喝过。

谭琳:真的啊?当水了?

乙庄:对,他进入那种创作状态的时候真是这样。因为我很了解他,所以就不再挑剔他任何生活中的一些细节啊毛病啊。

谭琳:都忍了因为您是书法大家。

乙庄:对,而且他生活的每个细节我体察的很多。他只要下班把拖鞋一换上,他径直就走到他那个案子那块,那是最重要的地方。所以他案前永远是他摆的一个临摹的古贴,永远摆在那。就是如果没有时间临摹的话也是在那摆着。因为我认为他心在那个地方。所以永远他的创作那个桌是他最重要的地方。

张旭光:因为我们平时在单位我们还要坐班嘛,我们做艺术都是下班以后的事情,所以下班以后主要精力做艺术了,可能有些家里的事情都是她在做。其实她也是做艺术的,为我让路了等于是。

乙庄:甚至还有的时候他严重的时候就是晚上甚至做梦讲梦话,他还讲一些书法的词。所以这一点呢我想他肯定是白天在思考某一些事情,想一些事情深入了,晚上的时候说梦话都给说出来了。所以只有我能知道这些事情也能看到这些也能体察到他对书法的热爱的程度。

谭琳:张老师我之前看到过对于您的一段评论,它是说作为一个有责任心的真正的艺术家,在一个多元复杂的社会里,二重心态是难免的,感性和理性的冲突会带来某种痛苦和挣扎。您同意这段话吗?您痛苦和挣扎的地方在哪?

张旭光:我觉得他说的稍微有点严重,没那么严重我觉得。

谭琳:没那么痛苦。

张旭光:没那么痛苦。所谓双重世界,一方面要表现自己的一种才华、价值,另一方面呢实际上你还有一种社会责任,往往越是过多的追求自我价值,追求个人的功利的时候,其实那个效果恰恰相反我觉得。我们这么多年实际上我们的“北兰亭”啊,宗旨就一句话,就叫“以我们的书法特长为社会做点事儿”,就这么简单。所以我们没有老想着怎么为自己得到什么。

谭琳:这个为社会做点事是什么事呢?

张旭光:就是以我们的书法特长为社会做点事。比方说,汶川地震了,我们组织书法家百名书法家现场书写长卷,书写完了找中国残疾福利基金会接收这个长卷然后把它转换成基金,支援灾区受伤的、假肢训练这一块的费用,通过残疾福利基金会把它拍卖以后去为他们贡献力量。贡献力量一方面是我们自己比方说我可以多写一写,但是我们同时要组织一百名书法家,为他们写,最后做出我们的贡献。这一类的事我们做了很多,包括玉树地震我们也捐赠了,包括刚才涉及到的一些社会的捐助,包括电视台“大爱无疆”我都上去了那上边都有我形象的,那要掏钱往那摞的。

谭琳:让我们先休息一下,一会接着聊。


谭琳:中文巡礼,欢迎回来。张老师我知道您曾经在中国书法家协会做过八年的副秘书长,对中国书法家的行情是非常了解。我想问大概这个数量是多少啊?

张旭光:数量是这样啊,中国书法家协会是1981年5月份成立,实际上是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脚步开始的。其他有很多协会是49年就成立了。但是目前书法家协会会员发展的数量,已经赶上很多49年成立的协会的数量。也就看出来,一个书法在中国国内比较受欢迎,而且三十年来书法热长热不衰。再一个热爱书法强烈要求入会的人非常多。我记得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十年的时候是2250人,二十年的时候是3335人,到现在尤其是最近这些年发展的快,现在大概是一万一千。

谭琳:一万多人。

张旭光:一万多一点。当然也不算多,十三亿人的这样一个大国,又是书法的母国,也不算太多。

乙庄:你仅仅说的是中国书协会员,不是中国书协会员的从事这个行业的很多很多,如教学、搞创作啊,还有方方面面的。

谭琳:里面也有很多可以称之为书法家的人。

乙庄:对,我认为。

谭琳:那书法家他们的经济来源,如果是以它为职业的话,他们的经济来源是什么?就是卖字吗?

张旭光:现在在中国国内,任何一个层次的书法家都有市场。这个市场当然不是说他自己到那去卖,就是喜欢他的都会有。

谭琳:就是都会有人来收他的作品。

张旭光:对,也会有人要。比较高的层面的可能比较贵,十万一平尺啊还是五万一平尺。

谭琳:它是按尺算的?

张旭光:按平尺算的。中等层次的可能就是一张多少钱,只要进入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这就算比较高的一个层面,这个人数不太多,一百多人,会员一万多一点。会员这个层面基本上就有人会问价,或者是多少钱会要会买。到省一级的会员这个就多了,省一级的会员应该在中国会员基础上至少要翻十倍,就说得有十几万以上。那么还有地区一级的会员呢,还要翻十倍就上百万。实际上每一个层次的人都有市场,至少实在是没有人没钱买了还经常有人来请你吃一顿,给你送点烟送点酒啊,不能白拿你的。另外呢,中国对书法的欣赏呢它也是多层次的。有很多人对最高层面的作品他不一定欣赏的了,他不觉得好。因为有很多老百姓看书法只是说写的好看不好看,写的有劲没劲,这是老百姓的层面。那么到了很高很学术的时候呢,可能你用写的好不好去衡量就不能衡量它怎么样,也不能说他写的有劲没劲。比如说有很多人会说这写的不好,我不认识。其实这个评价不对,不认识并不一定就不好。从学术上讲,很多草书很多人不认识,很多篆书依然也有很多人不认识,你不能说它就不好。

谭琳:那书法和书画的价格比较,因为好像在我的印象里面你看好像拍卖行拍卖啊或者大家收藏啊,可能买画的比买书法的要多一些,它们的一个市场行情比较是怎么样?

张旭光:行情比较是这样,论量来讲书法还是最多,因为什么呢,中国人对书法的欣赏是天然的,祖先就遗传给我们了,我们只要饭吃饱了我第一个要追求精神的时候就是书法,然后书法再不满足可能才是别的。从量上来讲书法的需求量比画还要多。但是从价格上呢它比不了画。原因呢有很多,一个画呢它的国际视野更开阔。有很多国外的人不认识字但是他懂画,所以它市场面比较大,面比较宽。可能在这个意义上,画的市场更大。还有一点呢就是西方人衡量作品的价值,往往用平均社会劳动时间,看写一幅字哗哗哗一会写好了, 这能值多少钱?但是我们会说我从五岁就写“白日依山尽”,今天写到六十五了,我再写“白日依山尽”,已经经过六十年的奋斗、思考、汗水,这种升华啊神伟啊,经过六十多年的反复打造你想想我现在写的“白日依山尽”也就五分钟我就写完了。

谭琳:没错,但我是六十年的汗水。

张旭光:六十年的汗水都在里面你算算值多少钱。

乙庄:历史上就有“好词不如赖画”嘛,而且我想从这一点呢可能要讲一下书法的民族性和独特性。因为书法它太独特了,它包容量又特别深特别厚,它无论从审美上从学习上都需要你的一些修为。假如你欣赏一幅作品,你如果没有一定的修为的话你是欣赏不了的。你也许把最好的你认为那写的很差很草很乱,可是不然,那个是经过很多年的功力,它那种气韵流动的感觉。可是我们的绘画呢有时候通过色彩通过造型,它离我们的生活很近,所以特别容易让我们接受。

张旭光:另外呢书法呢它还没有这种重复性,可逆性都没有。但是画可以,反复改都行,涂了一遍又一遍都可以。书法我们有一句古语就是“写字不能描”,一描马上那个神采和感觉就不对了。所有的画家都认为写字比画画难。

乙庄:它是不能重复性。

张旭光:你画可以描可以染啊,再不行上色彩,再不行把这块撕掉补一块都可以,书法不行,书法完全是一次性的,完全是一个时间的艺术。

谭琳:而且我之前听您说过,书法和画画相比,书法受西方文化的影响是最少的?

乙庄:从近现代来讲我们的现代艺术,无论是舞蹈无论是音乐,包括我们的服饰包括我们的建筑方方面面,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我们往往目光盯在西方,我们就都受西方的一种思想的影响。可是在这之中就只有书法,大家从来没有说书法受西方的影响多少,我想从这一点也看出了书法它的独特性和民族性。所以就因为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所以我认为它的价值远远超于了其他艺术。这也就说明我们书法,熊炳林先生说过,它是中国文化的核心之一。

张旭光:核心的核心。

谭琳:张先生您之前提到说草书啊,还有包括您说的西方文化对我们的冲击,我想说那像我们现在其实很少写字了,像我们原来可能爸爸妈妈小时候老是说要把字练好啊,经常让我们描字帖,说如果你不写好字见字如见人,人家一看见你这个字就觉得你这个人不怎么样。但现在你看我们都用电脑打印,什么都是发邮件,好像说写不写好字也不太重要了。那现在作为青少年来说学书法的多吗练字的多吗?

张旭光:现在中国呢逐步的确实写字的机会太少了,现在国家也发现这个问题了,现在教育部已经正式发文件了,三年级以上的学生要开写大字的课程。已经有了,红头文件已经发了。那么为什么要发这个,一方面就您刚才说的社会生态变了,写字的人越来越少,第二个就是说这些个学生如果都不会写字了,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民族文化的锻炼,都是一个锻炼。汉字的书写直接和人的思维有关系,实际上汉字在所有语言当中它有它独特的优势。一个它是造型的艺术,和人的思维有关系,它既是理性的又是感性的,所以它很全面。我看过一个报道《参考消息》报道说英国人读英语“失读症”有一种,怎么治呢?让他练汉字写汉字,写一个汉字以后会治疗他的失读症,这方面的事情很多,因为书法和人的心情有关系,和人的进退、起和收方方面面都有关系,所以它直接和人的人格,甚至道德都有关系,所以这个说法是不能断的,所以国家专门发这样一个文件要补上去。既要走向现代又不能把我们最宝贵的东西丢掉,我想是这样一个初衷。

谭琳:对啊,而且书法如果说你不去学,像我们现在很多年轻人,你说草书,根本不认识了,因为它很难。那这样的话,有可能这个文化、这个文字、这个书写体就会缺失了。
张旭光:现在呢 无论如何,书法在朝着纯艺术的方向在走,肯定它这个面是越来越小的,但是一旦完成了纯艺术,它也就变成了一个永恒的艺术实际上,就像现在的甲骨文谁都不用了,但是甲骨文依然是一种艺术形式。就说将来中国人全都不用汉字了,书法依然还是会存在的,是作为艺术存在下去的。特别是草书,草书是艺术家才能搞的,其他都不用谁还搞,更没人搞了,所以它也只能作为艺术存在。

谭琳:但是我想作为年轻人来说,尤其我们在海外的华人来说,因为我有看到我们同事有练字的,尤其是ABC。因为可能他们觉得是对自己母语的情感,另外一个呢尤其是在美国,有时候写贺卡什么的或者你给人写信,你打出来和用手写是两种感觉,如果你用手写大家就会觉得你对我感情要深,你花了功夫不是喀哒喀哒打出来的,所以其实练好字还是有必要的。我想请教两位专家,作为初学者如果说我想写一手漂亮的字,有几个步骤,怎么样入门?

张旭光:如果说是在国外的话没有国内条件好,国内这方面的书籍、光盘、老师、学校啊场合很多。如果在国外的话我想一个就是按照中国书法的一个规律性的,包括我今天跟他们讲学习书法的奥秘第一条就是要学习古人,就是古典的碑帖,古代优秀的碑帖,比方说写行书的有王羲之,写楷书有欧颜柳赵,要照着字帖写,不能自己随便写。这是中国书法的一条规律,就是说所有的书法家的成长都是从这过来的。没有说我不临帖我随便一写成了大书法家了,不可能,这是个规律,就是临古人的东西。

乙庄:他这里面也讲到了学习当中是有方法的,我们一定要追踪溯源,要找典型、找规律,这样才能在浩瀚的书法资料当中,我们把真正有价值有意义的在更短的时间内学到更大的知识,取得更大的成绩。
张旭光:我也不是吹牛,我这个讲座光盘总结了我几十年的经验,我这里边没有一句话是照本宣科,都是我自己经验的总结,应该说在国内上上下下都在看,因为讲的非常细。如果你有光盘有时间看一看会有收益。

中国书法家如何德艺双馨?
留言评论
 
大家都在说
  • 海西一叟:今晚,2013-7-4 21:19:24,細讀 “中国书法家如何德艺双馨?”——中文巡禮欄目譚 琳女士訪談錄,方知中國書法藝術之深奧,佳作難能可貴,絕非一蹴而就可以速成! 一叟對於文藝書畫可是一竅不通,純系‘門外漢’,只是退休后無受‘專業’拘束,閒暇日多,視野拓寬,愛好面廣,對此也有所接觸,開始喜歡而已。 联想前年冬日,三明大学教授、書法家陳永鏘同事專程自駕從永安來訪,暢敘他專致書法近六十年來的心得體會,正在籌辦個人書法展;一叟方始領略書法魅力之可畏,并擬就教一二。 孰料,先生竟然在他‘個展’籌備就緒前夕,2012年12月8日因病與世長辭,真是悲不自勝,哀感天地!值茲點評之際,謹此誌以哀悼,祈逝者安息,願其風骨峭峻的書法精華長存!
    2013-07-04 15:35   回复   1楼  
视频排行榜
今日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