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博客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 娱乐 安家 博客 商讯 APP下载 美国中文电视直播间
摄影师冒死珍藏十万文革底片曝光
2013-06-05 17:02  更新:  
关注度:   
简介:
文革许多疯狂的场景被摄影师李振盛在当任黑龙江日报社记者时记录下来,他冒死保存十万底片,一朝曝光,震惊中外
详细:
主持人:谭琳 

本期嘉宾:李振盛

1988年获《艰巨历程》全国影展“系列新闻照片大奖”

1996年应哈佛大学邀请来美国访问讲学,旅居纽约

2003年出版《红色新闻兵》评为“世界最佳摄影画册”

2004年获美国海外记者俱乐部“最佳摄影报道奖”

2005年入选150年来“世界54位新闻摄影大师”

2006年入选“影响世界未来50华人榜”

2007年《牛津摄影指南》单列“Li Zhensheng”词条

本期嘉宾: 周马丽 美国中文电视新闻主播


谭琳导语::2003年,一本大红封面的摄影画册出版,书中发表的300幅文革照片震惊全世界。当年,这本名叫《红色新闻兵》被《美国摄影》杂志评选为“世界最佳摄影画册”,也被美国多所大学相关专业选为教科书。这本画册于2004年获美国海外记者俱乐部“最佳摄影报道奖”;他就是被称为“文革摄影家”的李振盛。 这次我很荣幸请到已经七十多高龄的李先生,也听他讲述十万张底片与那个疯狂年代的故事。
中文巡礼
首播时间:周六、周日 22:30pm-23:00pm
重播时间:周日、周一 7:30am-08:00am
播出频道:美国中文电视73台, 63.4数字台
节目组联系: wuzhang@sinovision.net

谭琳:中文巡礼大家谈,欢迎收看本期节目。首先要感谢新闻界的老前辈李振盛先生做客我们中文巡礼的演播室。我们另一位嘉宾是美国中文电视的主播周马丽。在这里我想跟大家先介绍一下李先生的个人经历。您是1940年在大连出生,1963年在长春电影学院毕业之后,被分配到黑龙江日报社工作,也因此有机会拍摄和记录从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在文革期间,您拍摄了大量照片,其中也包括一些负面的。比如说李范武、任仲夷被批斗现场的照片。李先生是冒着生命的危险,把十万张底片藏在自家地板下面,因此保存了下来。在1968年年底的时候,李先生也在文革中被打倒了,和妻子一起被下放到了五七干校。然后72年又回到报社工作,之后是在北京的中国人民警官大学新闻系执教,执教了多少年的时间?

李振盛:15年。

谭琳:也是15年。1998年李先生拍摄的文革照片首次曝光,并获得了中国的新闻照片大奖。2003年,这一本《红色新闻兵》的书出版了,现在先让我们看一下李先生的作品。请导播为我们切一下图片。这张照片是您什么时候拍的?

李振盛:1968年4月16号拍的。这个解放军战士被评上黑龙江省“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代表,他浑身挂满了像章。像章不是他自己戴的,如果是自己戴的就毫无意义了,这个人就是精神上有问题。因为他是先进代表,到哈尔滨农村去给贫下中农演讲。演讲的时候他的事迹感动了听众,170多个人上台把自己的像章摘下来戴在他身上,身前身后帽子上都有。

谭琳:这张呢?

李振盛:这是在1968年的4月5号,当时是要镇压反革命。

谭琳:这张?

李振盛:这张是少年儿童参加文革中的国庆节,高举着毛主席在天安门上招手的照片,拿着红气球在欢呼。

谭琳:这张是?

李振盛:这张照片是我的婚礼,1968年1月6号。

谭琳:那时候都是挂牌子吗?

李振盛:不是。当时算是搞了一个黑色幽默。有一个朋友,就是站在右边伸着手的高个子,他搞了个幽默把,现在讲叫恶作剧。

谭琳:像批斗一样。

李振盛:那个时候结婚的程序也就是,我们那个会议室有毛主席语录、毛主席画像。正常进行当中,他就送上来两个包。报纸包的,一层又一层的。现场人都不知道,要我们打开。打开一层又一层。我当时还说了,我还幽默,我说这不是马三立的相声嘛。

谭琳:那这张呢?

李振盛:牌子上我要说一下,牌子上黄纸上写着红字“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新郎”和“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新娘”。这就对应当年批判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所以笔墨当随时代,这挂牌子也挂得像当年的批斗一样。后来中央电视台做了一个节目说文革婚礼看了很多,都是拿红语录这个姿势,或者是这个姿势。

谭琳:好,那您跟我说一下这张照片。

李振盛:这张是个5岁的小女孩,被评上了全省的“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积极分子”。她一个大字不识,就是会唱儿歌,会跳儿童舞,就算她忠于毛主席。现在她给这些解放军代表跳所谓的忠字舞。跳完之后这些大人还要表示:我们的心没有小代表对毛主席的心那么红,我们没有那么忠。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样。

谭琳:这张是?

李振盛:是我的自拍照。我在做记者的时候有习惯,就是每次采访结束的时候,不管大相机或小相机都剩下1、2张底片,大的是120,小的是135,这张是135,刚才那是120。剩下照片回报社的时候,准备路上万一有突发事件的时候,别掏出枪来没子弹。但是多数是用不上的,回来以后舍不得把它冲成白板,就自拍。这些年来攒下来很多的自拍照。
谭琳:这是谁啊?

李振盛:这位老者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叫任仲夷,他在“十五大”。文革的时候我拍到他被批斗的照片。这次我以美国一个杂志的身份,采访“十五大”,我当面向他赠送这张照片。这个字是非常重要的题字,是中国国务院原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给我题写的“让历史告诉未来,李振盛文革摄影作品集”,提在2001年1月。

谭琳:这个是对您历史贡献的肯定啊。

李振盛:在这前几年,您说的我获过新闻摄影大奖,展出的时候,他在中国美术馆,是在1988年3月10号,他就出席了,接见了我。他说你为人民记录了历史,我国家为民族做出了贡献,人民会感谢你的,当时他这个讲话,媒体都引爆了。

谭琳:说到李先生和我们美国中文电视的渊源,其实有17年了。当年也是我的前辈,我们美国中文电视的主持人罗赛老师采访了您。但是那个时候您的《红色新闻兵》还没有出版。但是十多年过去了,您看您已经成为了世界顶级的摄影大师,获得了特别多的荣誉和奖项。从这本书03年出版到今天已经10年了,这10年您和您的作品,让世界重新去认识和思考文革的10年。如果让您自己去做个总结的话,会如何评价过往的10年?

李振盛:先说我和美国中文电视的渊源。我1996年第一次跨出国门,96年的10月份到了纽约,当时哈佛大学邀请我去做演讲。在哈佛大学演讲之后,在那年,纽约几个主要的媒体,比如说《纽约时报》,它的周刊有四页说了我的作品。《时代周刊》用八页介绍了我的故事和作品。我从哈佛演讲之后,接受的第一家中文媒体的访问就是中文电视。我记的很清晰,那是1997年2月10号,在法拉盛文教中心。今天来你们这里一看,美国中文电视,鸟枪换炮,当时在很小的一个房间里面做了一个访谈。

谭琳:但是您过去那10年发展得更快。

李振盛:那10年的发展,也得益于包括美国中文电视在内的世界各国媒体对我的访谈、宣传,也帮了我很大的忙,谢谢你们。

谭琳:那对于过往的10年,您怎么评价?

李振盛:过往的10年对我来说,至今仍然像在梦中一样。因为我当年在文革中大约拍了10万张底片。那个时候只是觉得这些底片记录历史,很有用。有什么用,完全不知道。
谭琳:您也没想到今天它会变成历史的见证。

李振盛:历史的见证想到了。但是如此的见证,向全世界见证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苦难,这是没想到的。能跨出国门,没想到;走向世界,那更是个梦。现在都做到了,就是我现在在世界各国做演讲的时候就说,我说我为什么要做出这个展览呢、出这个书呢?我就是想告诉全人类,在地球村任何一个角落所发生的人为的灾难,都应该成为全人类共同汲取的财富。那为了历史的悲剧不再发生,我就到处宣讲。我说:记录历史、记录人间苦难,是为了让苦难不再发生。记录历史,是为了悲剧的历史不再重演。

谭琳:那当年您在拍摄文革照片的时候,您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变化,在文革初期,您是一种怎样的心态?

李振盛:我在国际上走了许多国家做演讲,他们媒体常常问这个问题。我说心路历程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是有阶段的。

周马丽:您也是希望在这个机会里面把自己炼成钢吗?

李振盛:那首歌现在还能唱出旋律来:毛主席亲手点燃的文化大革命的烈火把我们百炼成钢。能通过文化大革命把我们百炼成钢,我还甩掉了“三门干部”的帽子,好事。后来主席又说了一句话,毛主席说:文化大革命7、8年来一次。我们年轻人听着还算账呢,7-8年来一次,我们一生赶上几次呢?因为当时不知道一次多长,后来10年。那时候以为一次1-2年,7-8年来一次,算一算我们这辈子赶上三次差不多了。很幸福的事情,但是后来,现实使我们的思想发生了变化。变化在哪里呢,原来以为文化大革命大发展,促进文化事业的发展。结果看到开始破“四旧”。破“四旧”我们也同意啊,破“四旧”立“四新”。但是在破“四旧”当中,寺庙被捣毁了,和尚被批斗了。一些重要的建筑,建筑也是文化嘛,都被拆掉了。思想产生了第一个变化,悄悄地质疑。文化大革命,怎么是在革文化的命呢?后来又发生了我感觉不人道的一些事情。比如说领导干部被批斗,任仲夷啊、省长被批斗,批斗得很惨。尤其是任仲夷,对记者一向是很好的,我们对他很有感情,省委书记兼哈尔滨市委第一书记。后来看到斗到那么惨烈的状态,墨汁抹脸,给戴了高帽。剩下半盆墨汁,顺着脖领子给倒下去,穿过腰间从裤腿流出来。我一向崇尚人道主义,我看到这情景,我就觉得只能把它记录下来。咱们无话好说,你一个小白丁,你要说这个你一块挨斗吧,或者反革命了。我又产生变化了。到后来的变化就联系到个人了。

谭琳:挨批斗了,家里受牵连了。

李振盛:没有,在这之前还有个人感情的,个人生活上的。比如说,我在大学时候和长春电影学院表演系一个女同学,大连老乡,一块考上的,那是初恋啊。秘密的初恋,那时候没有敢公开恋爱的。后来我毕业了,她工作也毕业了,保持了6-7年的关系。后来她突然到哈尔滨去告诉我,说咱俩得分手了。为什么,她说我的母亲被打成地主婆,而且她不愿意游街示众,她就上吊要自杀,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在文革当中敢于自杀的那些人,都是为了尊严而死。她上吊绳子断了,弄了个半死,醒过来又一头撞死在厕所的石头上,死了。她本来是个中学优秀的教师。一夜之间变成地主狗崽子。她说我这个成分会影响你的前程。为爱而分手,这个过程很多故事了。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非要走了。为了让我死心,半年之后寄来一封信,一个2寸的小照片,和一个男士合影,结婚了。后来她告诉我,说你和祖云霞好吧,就是我现在的妻子。当时她到哈尔滨来,在报社也认识。她说她还是党员,对你前程有帮助。后来半年之后真没有指望了,就跟她结婚了。结婚了以后,她也有一桩事情。她的父亲也自杀了。

谭琳:这样,李老师,让我们休息一下,一会接着聊。


谭琳:中文巡礼,欢迎回来。李先生,在您拍的十万张照片中,其实十万照片是特别特别多的,我也知道里面有很多珍贵优秀的图片。但是有几张给大家印象特别深刻,有一张是您刚刚为我们介绍过的,就是王国祥的照片。我知道在您前几年的时候,您还专门回国去寻找看望了您拍的这些人。您见到王国祥了对吧?

李振盛:对。

谭琳:当时您看到他的时候,您跟他交流的时候,您对文革思想上也好,后来的行动上也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他现在对文革、对那个年代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李振盛:王国祥曾经是珍宝岛自由反击战的英雄。我在拍这个照片30年的时候,我在报纸上发文章,在《南方周末》上发文章,寻找王国祥,你在哪里。不出一个月找到了,他在黑龙江齐齐哈尔。找到之后,媒体就跟着我去访问他,那是文革30年的时候。后来又陆续见到他几次。文革40年的时候,NHK电视台请我去访问文革照片的主人公。因为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追踪照片的主人公。包括任仲夷啊,还有给省长剃过头的他的家属。王国祥,见到他,我简单的说。后来一个媒体对我们俩进行了访谈,写了一篇东西《虔诚与忏悔》,这是题目。就说他还是在虔诚着,我已经开始反思文革了,而且我把我的反思讲到了全世界去。我认为应该认清我们曾经相信的那些东西。当我们知道那些东西不是东西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忏悔。忏悔倒不一定是祷告式的,就是一种自己的醒悟吧。所以我们俩的状态可以这么讲,他继续虔诚着他的虔诚,我开始往后走的生命里都会反思我的反思。
谭琳:马丽对于文革了解吗?你对文革的印象是怎么样的?

周马丽:其实李先生在说的时候我一直有个问题,王国祥他非常虔诚我知道。他说文革当时社会情况很好,社会治安很好,没有嫖娼没有吸毒。跟现在比起来反而是文革当时是一个非常良好的社会状态。我一个问题就是想问您,王国祥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种感触?另外我还想说,你们两人是同时在这个环境下,经历过成长起来的,那为什么会有这样天壤之别的感触呢?

李振盛:这个事情也是我的一个疑问。我比他大两岁,我就讲,老弟啊,你看文革给我们带来那么多的苦难,那你怎么还对文革念念不忘呢?

谭琳:是不是因为您自己受了苦,他没有受苦,他在文革中受苦了吗?

李振盛:他还真没受大苦。但是改革开放,他好像是受苦了,一家人下岗。所以他就跟我见面,面对电视机的镜头说,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周马丽:现在还是90平米三居室的房子。

李振盛:那个房子早没有了,那个房子早卖了。那是第一次跟我们见面的时候,他卖了房子给儿子买车跑运输了。后来去的时候,他们夫妇俩就在郊区农村租房子养猪呢。所以人的经历不同,对于世界观的形成会有所不同,还有文化的修养也不同,也决定对事物的认识不同。所以他就坚持着每到毛泽东纪念日的时候,他去作报告,他也享受着他的快乐。我享受着我反思文革的快乐。我能把我反思的东西向更多的人讲,我觉得真是一种快乐。
谭琳:那您觉得文革给您这代人带来的最大影响是什么?

李振盛:文革影响是方方面面的,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明白的。但总体来讲呢,就是文化大革命,使中华文化传统,5000年的文化传统产生了巨大的断裂。现在你在中国走遍名山大川,那些古迹的地方,所有的碑文,那些雕像,都是断裂的,我看了那些几乎要落泪。没有文革,那些文物都会保存很好,这是对文化的毁灭。另外是对人的思想,对观念的毁灭。当今社会出现的一些现象,都和文革不无关系。因为文化大革命,使任何人之间缺少了诚信。做事缺少了道德底线,所以就产生了毒奶、毒食品、不安全的水等等。环境被破坏,都是只为了发财,不顾一切。

周马丽:所以现在您也觉得现在社会上出现的那些比如说无良企业,丧失了企业良心去做这种对人有害的产品,您觉得这个根源可以追溯到文革的时候。

谭琳:其实我有听到过这样的说法,我也跟一些老教授谈过。其实在纽约,我相信电视机前的观众也有很多人经历过文革。尤其是出国的知识分子,他们也遭遇了文革,他们也被下放过。那就有些老者跟我聊起过他们那个年代的事情。说肉体上的苦,让我做劳动,做多少我都觉得能承受。就是精神上的折磨,包括是你的好朋友,身边的亲人。大家在那种情况下,你的好朋友都跟你反目成仇,然后来指责你,就是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没有了。而且任何人之间信任的断裂,可能影响人的一生。就是慢慢的你对人的信任感很难建立。我听到这样说法,我只相信自己,我不相信任何人。但是这种说法相反,在其他国家说的人少,但是中国人说的特别多。就是人只能相信自己,不能相信其他的人。是不是可以追溯到文革?

李振盛:你说得很好。当年在文革当中,学生斗老师,学生打老师,同事互相斗同事。为了表示自己越革命,要把同事斗得越惨,自己越革命。更重要的是,孩子斗父母。家庭中都分成两派,为了所谓的政治观点,就产生分歧。

谭琳:当时您的的底片,您怎么就放心交给您的同事,当时您说,如果我有事了,我就交给你。

李振盛:因为那个时候,我这十万张底片不是都放在地板地下,都放地板地下要多大地方啊。我是把10万上底片中负面的,所谓负面的,不准见报的那些用黄油布包起来,锯了一个礼拜才锯了书本大的洞口放在下面。后来我在报社被打倒了,我们夫妇俩都被下放到柳河五七干校,那是中国第一所五七干校。我就想了,这样一个平房,万一我们俩有生命危险,我辛辛苦苦拍的照片,存在地板里,谁都不知道了。想来想去,就托付了一个我们一起在农村参加“四新”运动的老同事,比我们年龄要大。就跟他讲,这东西。他当时问我,我说这东西很有用,他说有什么用,我说都是些负面的。他说负面的还有什么用,我说越是负面的越有用。

周马丽:您当时就是觉得越是负面的越有用。有没有想过,真的到了未来,比如现在,10年20年之后,您是当时有这种感觉吗,感觉到未来它可能会有些什么样的作用。

李振盛:它有用这是肯定的。因为我在大学读书的时候,在长春电影学院读书,我们一个老师,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副院长,在延安给毛泽东拍照的,叫吴银贤(音)。他给我们讲课讲:摄影记者不仅仅是历史的见证人,还应当是历史的记录者。这个话给我很深刻的印象,这个印象就使我多拍。记录下来就会有用,因为它是历史,具体到有什么用,完全没想到。后来我那个朋友看到我很凝重,像刘备托孤一样托付他。万一我们俩出事了,你设法把它拿走,拿走后保存起来。他说往哪交,交给谁。我说别交,看事态的变化吧。就是一种朦胧的状态啊。

谭琳:我知道您现在是经常用新浪博客啊,还有微博。现在做记者,跟您那个年代可能就是不一样,因为您是用胶片。现在是全民记者,只要你手上有手机,你可以上网,就可以发布消息。

周马丽:都是路边社了。

谭琳:这样时代的发展,对新闻工作的帮助怎么看呢?

李振盛:当然这是个信息爆炸的社会了。人人都可以做记录者,而在我们那个年代,好像有相机的可以记录。电台有录音机的可以录点音。那么现在,时代的进步是非常好的。所以有很多人跟我讲,包括在国内一些媒体的朋友。他说以后啊,再有什么事啊,可不是你的了。意思说现在国内完整地全面地记录文革的就是李振盛了。但是或许还有其他没发现的人。他说以后再有,就不会是你的了。
谭琳:全民见证者。

摄影师冒死珍藏十万文革底片曝光
留言评论
 
大家都在说
  • 游客:回复3楼的游客曾说过:“原证监会主席郭树清被“选”为山东省省长。...”
    hehe
    2013-06-18 05:59   回复   5楼  
  • 游客:收藏底片用得着冒死吗?典型的右痞子贱招。
    2013-06-09 11:15   回复   4楼  
  • 游客:原证监会主席郭树清被“选”为山东省省长。862人出席,得票862张,百分百光荣当选。该省是怎么选举的呢?唯一候选人,等额,无记名投票,赞成票不用动笔,反对票须用笔填写。结果可想而知:全场代表无一敢拿起专用笔。这便是新中国多年通用的选举模式。所有通向光明的道路,都被他们勇敢地弄成了陷阱。
    2013-06-07 01:17   回复   3楼  
  • 游客:回复1楼的游客曾说过:“承认历史就伟大?未免拔高了。算是理智比较...”
    重点是能承认历史中“所犯的错误”,一个知道反省的民族当然可以说伟大。
    2013-06-06 12:45   回复   2楼  
  • 游客:承认历史就伟大?未免拔高了。算是理智比较贴切。
    2013-06-05 22:56   回复   1楼  
视频排行榜
今日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