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博客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 娱乐 安家 博客 商讯 APP下载 美国中文电视直播间
龙女郎姚星彤:欣慰兽首回归
2013-05-24 11:12  更新:  
关注度:   
简介:
成龙打造了其最贵电影《十二生肖》,该片中女主角姚星彤扮演的法国女留学生协助成龙追讨兽首,演技获得一致好评。其实无论在戏里戏外,姚星彤都十分关心中国文物的下落。
详细:
本期嘉宾姚星彤

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本科毕业,华谊兄弟文化经纪有限公司
代表作:《十二生肖》 《感情生活》 《变身契约》 《绽放》等。
凭《绽放》入围第二十七届金鸡百花节最佳女主角提名,同年凭影片《感情生活》获澳门电影节最佳新人奖。第65届戛纳电影节上被外媒赠予"中国新美"。成龙电影《十二生肖》女主角。

姚星彤出生于哈尔滨,性格安静,她在北京电影学院的老师说,姚星彤上学时学生味十足,性格温存平和,心地善良的她特别关爱同学。2008年,姚星彤凭借残奥会献礼片《绽放》入围第二十七届金鸡百花节“最佳女主角”提名,正是她这种安静的性格造就影片中拄杖摸索、眼神朦胧、纯净素美的盲女,也让她开始关心和帮助残疾儿童。姚星彤身材高挑,皮肤白皙,常被误认为是混血儿。2012年,她被成龙新片《十二生肖》选中出演女主角,被人称为最后的龙女郎,也正因为该片,姚星彤开始关注中国流失海外的文物。


导语:今年中国在追讨流失海外文物的行动中获得一项重大的胜利,法国皮诺家族在与法国总统赴中国的访问行程中,归还两件圆明园兽首。凑巧的是,2012年,成龙打造了其最贵电影《十二生肖》,该片中女主角姚星彤扮演的法国女留学生协助成龙追讨兽首,演技获得一致好评。其实无论在戏里戏外,姚星彤都十分关心中国文物的下落,听说文物回归,她表现得非常兴奋。今天,我们将这位被称为最后龙女郎的美丽姑娘请到了中文巡礼演播室。


谭琳:中文巡礼大家谈,欢迎收看本期节目。2012年对于姚星彤来说是颇具意义的一年。这一年,她参演了成龙有史以来最贵的影片《十二生肖》。这位来自哈尔滨,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的姑娘,在不久前的戛纳电影节上被外媒赠予了“中国新美”的称号。在光环和荣誉之下,姚星彤来到纽约,希望继续深造,学习英文和表演。今天我们是特别感谢你来到我们的演播室。

姚星彤:大家好,我是姚星彤。

谭琳:我们的另一位嘉宾是我们美国中文电视的记者王依依。

王依依:大家好。

谭琳:星彤来纽约有多长时间了啊?

姚星彤:这次来有一个月了。

谭琳:打算在纽约学多长时间?

姚星彤:这次应该只会学习两个月。

谭琳:主要课程是什么?

姚星彤:主要课程是语言和表演为主。

谭琳:是为什么,在演艺圈有这样一种风潮,大家希望去国外学习啊、镀金啊、学语言啊,还是说自己的愿望?

姚星彤:因为是这样。现在我们国内的电影市场是非常好,这大家也都看得到。我想好莱坞,他们在制作的时候也是希望 跟多地和中国团队合作。

谭琳:加一些中国元素,吸引中国的观众。

王依依:所以我们之后会看到非常多的电影是有中国元素在里面,好莱坞制作。

姚星彤:我想是这样。

谭琳:其实我也有关注,好像现在好莱坞的公司希望能和中国的演员签一些合约,有一些合作。这样一方面也可以打开中国市场,因为中国现在的票房特别好嘛,美国的电影市场反而是很萧条。

王依依:其实之前有很多电影,像李冰冰也演了一部电影,叫《生化危机》,里面有她。对,星彤也演了一部电影,《十二生肖》。

谭琳:其实我这里要稍微跟大家介绍一下星彤。星彤其实在08年的时候就凭借残奥会的献礼片,叫《绽放》,获得了第27届金鸡百花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之后也是拍了很多电影,像《感情生活》、《变身契约》等等。去年《十二生肖》上映之后,也是取得了很好的票房。

王依依:这是你第一部动作片吗?

姚星彤:对,第一部动作商业大片。

王依依:那你在演这部电影之前,有没有经过一个长期的训练,或者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吗?

姚星彤:这部作品其实是成龙大哥很用心去做的作品。他筹备了差不多七年。我这个角色他差不多在七年前就开始寻找。也不是说特别的难,他希望找的是一个中法混血。

谭琳:你符合我觉得。

姚星彤:然后又会讲中文、讲法文、讲英文。

王依依:你会讲法文?

姚星彤:我开始是不会的。然后又要学习表演的。但是时间这么久,他也没有找到一个特别合适的,又要有学生气的那种。所以在我们开拍的前一年,说不如就找个中国的演员,前提就是要讲法语,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的主片场是在巴黎。所以在他面试了很多演员之后,到我的时候,他们就跟我讲,你的其他条件都是非常符合的。

谭琳:长相没的说了,眼睛凹凹的,鼻子那么高,很符合混血。

姚星彤:唯一一点就是你要讲法文。

王依依:那你学了多久?

姚星彤:我的好处在于我之前学过俄语,我学了六年的俄语。

谭琳:为什么?

王依依:哈尔滨人啊。哈尔滨那边好多人都学俄语。

姚星彤:法语跟俄语,都是拉丁语串写过来的,同一个语系的。所以我利用了九个月的时间,去专攻法语。

王依依:九个月很长了。

谭琳:但是我觉得对于新学一门语言来说,九个月是很短了。

姚星彤:对。但是很幸运的是那段时间,成龙大哥刚好去拍《辛亥革命》,没有来拍《十二生肖》。所以我才有九个月的时间去准备。

谭琳:结果试镜的时候一试就成功了?

姚星彤:因为我之前已经试过两次镜,每一次大哥都会跟我说就是语言,法语一定要好。九个月之后,在他决定马上要开拍的时候,仍然在面试很多人,那我又来了。当时所有的对白我都是用法语说的,所以大哥觉得就是她了。

王依依:星彤当时下决心把法语拿下来之后,然后就成功的在众多人选之中脱颖而出,拿到这个角色。

谭琳:也是付出了很多艰辛吧?

姚星彤:还好了,就是学语言,也比较爱好这个。

王依依:那你拍片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因为你是第一次和成龙大哥合作对不对?

姚星彤:对,第一次和成龙大哥合作;第一次和国际化团队合作。

谭琳:里面还有韩国影星啊。

姚星彤:对。然后我第一个场景第一个镜头是在巴黎拍的。当时人一去真的是有点犯懵。就是你一看,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换成外国人了,因为以前都是跟我们中国人合作。这次都是巴黎的团队来做你的化妆啊、摆你的机位啊。那时候跟大哥又不是很熟。我的第一个镜头是让我从一辆汽车上下来。当时一开车门,我的眼睛就受伤了。这块就流了很多血。当时就是觉得眼冒金星,已经是什么都看不见,眼泪忍不住得往外流。

王依依:影响到电影的进程吗?

姚星彤:还好,那个之后呢,这块肿了。大哥就说,给你三天假期来休息。如果三天之后你好了,我们接着拍;你如果不好,Coco这个角色我要改成一只眼睛的。

谭琳:那后来呢?

姚星彤:后来三天之后好了呀。

谭琳:那么重的伤三天能好吗?

姚星彤:好了。涂了一些芦荟胶啊在上面,很快就愈合了。化妆再补一下。

谭琳:我觉得也是运气不错。这样吧,让我们看一看这部影片的片花。这部《十二生肖》是一部夺宝影片,也是成龙的第101部影片。这部影片是2011年在法国开拍的,之后又到世界各地去取了景。

姚星彤:是这样的。

谭琳:2012年,也就是去年,5月份杀青,12月份全球公映的。那星彤你再给我们介绍一下你在这部影片中扮演的角色。刚刚说了再开拍之前就遇到这么大的困难。

姚星彤:我在这部影片中扮演的是一个法国留学生,她从小就接受法国的文化园教育,但是她有一颗爱国之心,非常强烈的爱国之心。我想很多留学海外的华人都有这种。

谭琳:因为你扮演的是中法混血。

姚星彤:可能这种爱国心会更强一些。然后她在法国组织了一个全都是青年人组成的一个寻宝的团队。

谭琳:寻的就是十二生肖?

姚星彤:不光是我们中国的国宝,还有各个国家遗失的宝物。

王依依:好像这一次在电影里面着重指出的是圆明园的兽首,好像是关于成龙去偷兽首这个故事。

谭琳:最近的新闻,法国总统访华的时候,法国皮诺家族就宣布把鼠首、兔首捐赠给中国。是不是跟你们这部影片有关啊,你想你们是去年的时候在法国拍摄的嘛。

王依依:但是我在网上看到很多人说,不应该算捐赠,应该算是归还。因为兽首原来就是圆明园的,他们说是中国的国宝。既然再次回到了中国,应该是归还,不应该是捐赠给中国。

谭琳:那是不是和这部影片有关呢?

姚星彤:怎么说呢,其实谁也不知道是不是和这部影片有关系。

谭琳:你在法国拍片的时候,声势大吗?就是在当地有没有造成影响。

姚星彤:应该是的。因为成龙大哥在海外很多人追捧他。我们在巴黎拍摄的时候,好多他的影迷看到他都疯狂了。包括去年我们在戛纳上,这部《十二生肖》也作为开场的展映,所以在法国确实有一定影响的。

王依依:我觉得这可能是导致皮诺家族最后决定归还兽首的一个引线吧。我觉得更多的可能是不是之前佳士得拍卖行也是皮诺家族的嘛,皮诺家族底下还有很多奢侈品牌之类的。佳士得之前也是想拍卖圆明园的兽首,不记得哪一个了。

谭琳:2009年。也就是鼠首和兔首,当时在佳士得拍卖,后来被我们中国的一个收藏家匿名电话给买了。但是到最后关头他不付钱。他拒付也是有理由的,他觉得本来就是我们中国的东西,为什么要花3000多万欧元把它买回来。所以他当时拒付了,导致流拍。当时在我们中国人当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有100多位律师当时在法国把佳士得告了。虽然最后法庭说案件不成立,没有判。但是不管怎么样,至少皮诺家族知道我们中国人是很介意的。再加上你们拍的电影,成龙的电影是那么声势浩大指明十二生肖。我估计他们也是意识到中国人是很介意这个的。再加上他们家族,有GUCCI啊,又是奢侈品公司啊,而且佳士得又想进中国。所以我觉得是各种原因。

王依依:星彤是不是也很关注这件事情,兽首的事儿。好像看你发了一条微博。

姚星彤:对。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是很令我们欣慰的一件事。毕竟我们又得到了属于我们的两个兽首。但是现在还有5个不知道在哪里,不明下落。我也听说有的可能已经被熔掉了。

王依依:因为兽首本身是铜做的,所以本身是没有什么很大的价值。

谭琳:但是它有圆明园的背景。

王依依:它是因为圆明园,有历史的时间,造成他们历史存在价值是非常高的。

谭琳:星彤在拍这部影片的时候,有没有和成龙在这一方面有过探讨,关于兽首的来龙去脉啊?

姚星彤:因为我的角色首先就是一个考古学者,所以我会在网上去参考各类这样的消息。在电影中,最后这12个兽首都回到了我们的家园,这是一个美好的期许。

王依依:我看过成龙大哥的一个好莱坞专访。他说他有这个电影的想法是看到兽首拍卖这个事情,然后他开始构思这一部电影。然后就斥巨资打造了这么一部重量级的影片,中间是有一定的关系的,互相牵引吧应该是。

谭琳:不过现在总的来说,结果还算是好了。现在已知的兽首,大部分已经回到了我们中国。还有一些是下落不明的,大家现在想办法在找。你刚才说有一些被熔掉了,这些资料是你自己查到的吗?

姚星彤:从网上看到的。

王依依:那就可惜了。十二个永远聚不全了。

谭琳:十二生肖是按1:1做了是吧。

姚星彤:对,按照1:1做了十二套。之后大哥把做兽首的模型全都给熔掉了。也就是这十二套绝版了。

王依依:怕人拿出来仿它。

谭琳:其实它也很有意义。虽然这十二套是为电影制作的,但是也跟电影的名字吻合,其实也是表达了我们中国人一种美好的愿望。虽然可能清朝的十二生肖不能聚在一起了,但是我们的还有嘛。

王依依:我看了《十二生肖》以后,里面有很多动作的场面。你是第一次拍动作片,有没有觉得很害怕,很紧张?

姚星彤:会的。我觉得印象最深的就是跳水,跳水比吊威压还令我紧张。因为吊威亚,虽然高,你害怕可以喊出来就会好一点。但是你跳到水里,你不能喊,另外我晕高。

谭琳:晕高?就是恐高症?

姚星彤:就是恐高症。我们是在一个船顶往下跳,那个船首先就有2到3米那么高,要跳那个海。当时我就问大哥那个海有多深,大哥说深不见底。很深很深。然后我是会游泳,但是我不会在深水里游泳,会在浅水里游泳。在面试的时候大哥问过我这个问题,他说:你会游泳吗?我说:浅水没问题。但是当时大哥误会我了说“潜水”了。所以最后我们在台湾拍这个镜头的时候,他说:你会潜水连跳水都不敢吗?然后这个时候我就说了。他说你骗了我一年啊。我说:没有,大哥你理解错了。

谭琳:那后来怎么办呢?

姚星彤:后来给我弄了很多保护措施,在身上围着潜水服啊。因为潜水服你就可以飘起来。但是我还不敢,后来大哥就把我推下去了。刚好也符合剧情,推下去就在水里挣扎。

谭琳:这叫假戏真做吧?

王依依:就是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突然临门一脚把她踹下去了。

谭琳:这样拍出来的画面也是很真实的。看来做演员也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王依依:要克服好多好多困难。

谭琳:对呀。首先我觉得用九个月的时间学法语就已经是很极限的挑战了。你在里面全都是法语对白吗?

姚星彤:没有,三分之一吧。

王依依:我看了,我觉得说得挺好的。说得挺煞有介事的感觉,我觉得没有问题,看起来真的好想是人的感觉。

谭琳:那这次来这边学英文,有没有语言上问题?我知道你之前也在国外留过学,当时留学是去哪个国家?

姚星彤:当时去欧洲的一个小国。因为那个学校当时是伦敦的一所学旅游的学校的分校,在那边学语言。后来我也觉得那个科目不是特别适合我,我也不是特别的喜欢。因为那个时候我还在学民族唱法,所以家里人就说不然就去考一下悉尼音乐学院。然后我就在北京请了老师在那专门学演唱。刚好这个时候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解放军艺术学院都在招生,也就抱着试试的心态去试了一下,刚好就考上了。所以就不麻烦了,就不用出国了。

谭琳:好,让我们先休息一下,一会接着聊。
谭琳:中文巡礼,欢迎回来。大家看星彤是长了个演员标准的巴掌脸,绝对的小。你是从小就因为爱好选择了电影学院呢,还是受家里人影响?

姚星彤:可能还是多少会受家里人一点影响吧。因为我姨妈啊姑妈啊,她们都是拉琴啊唱京剧啊。

谭琳:都是搞艺术的?

姚星彤:对,像我的表兄弟表姐妹他们也在学唱歌跳舞啊。但是也算不上什么艺术世家,都是各自的爱好。

王依依:一家人都喜欢文艺方面的东西,然后你也是耳濡目染受艺术熏陶,有了对表演艺术的向往。我听说星彤好像是北影毕业的,但是你刚才说你去了北影考试,去了中戏考试,去了军艺,那为什么最后选择了电影学院?

姚星彤:因为电影学院成绩最好。

谭琳:当时在电影学院是获得了第几名?

姚星彤:考试的时候第二名。

王依依:有多少人考试?

谭琳:好几千吧,你没看到每次的新闻,一到电影学院考试的时候人山人海。

姚星彤:对,人山人海。而且可能是对电影就是有一种梦想,也是很喜欢电影的。

谭琳:当时在中戏和解放军艺术学院的成绩怎样?

姚星彤:在中戏我记得当时排名是第九,但是前面是有并列。

谭琳:那也很不错呀。

姚星彤:可能就是对电影的有追求和执着吧。从小心里就有个电影梦,所以选了电影学院了。

王依依:中戏好像还是以舞台剧和表演为主,北影好像偏向电影多一些。军艺为什么没去呢?

姚星彤:军艺因为你当时报考了军艺以后,就算是当兵了。然后要入伍,这样有很多要求,可能三年四年之内你还不能去拍戏。

王依依:是一个比较严肃的学校。

谭琳:所以电影学院给你提供了很多机会吧?

姚星彤:对,是。

谭琳:第一部电影是什么时候拍的?

姚星彤:第一部电影是07年的《绽放》,之前就是像实习啊,参演了很多小的电视剧。

王依依:《绽放》饰演的是?

姚星彤:盲女。

王依依:好像是残奥会的献礼片。

谭琳:这片非常有挑战性,就是说我明明看得见,但是要演我看不见。我觉得是很有难度的。

王依依:对了,好像还听说你后来成了助残大使,和这个有关系吗?

姚星彤:因为定了我这个角色之后呢,我去了杭州残疾人艺术团。因为她是有真人的,我演的这个人是有原型的,那个女孩是钢琴十级,但是她从小失明。所以我和她生活了20几天吧,就是看她每天都做什么啊,然后看一个盲人是怎么生活的。因为这个艺术团还有很多跳舞的,聋哑人。那些女孩子你真的会觉得他们很干净,很纯洁。她们的心灵很纯洁,所以就是那种感情,虽然时间很短,但是真的是感情很深的。包括去年我还去看她们,她们一见到我都哭的不行了,就是那种感情在里面。所以对那个原型,陈敏敏,我觉得她以一个失明的人,她真的可以弹琴到十级,我们这些健全的人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也就是从那之后,包括我9个月学法语啊,包括现在我腾出所有时间来学英文啊,全是从她身上学到的。

王依依:受到她的感染,受到她的鼓励。

姚星彤:对,然后拍那个片子的时候刚刚毕业嘛,那时候片酬不高,但是我把所有的片酬都捐给了残疾人艺术团。所以后来他们建立了这个基金,然后聘请我做这个基金的代言人,包括是爱心大使,然后中国残联也请我去做了爱心大使。

谭琳:那会不会定期去照顾啊关怀残疾小朋友?

姚星彤:主要我关注特别多的就是这个残疾人艺术团。而且我觉得像这个慈善也好,去关心别人也好,就是最好不要把媒体的焦点在什么地方我们才去做,我觉得是行动和坚持,主要是我们要坚持,这点挺重要的。

谭琳:其实听了这个故事我挺感动的,就是你从你经历的一件小事中吸取了所有的能量,然后一个是从事慈善,另外一个是把残疾人那种克服生活中困难的这种精神转化到自己身上,变成一种能量,更好的去做这种艺术的创作。从而也是带给大家更好的作品。因为当时你能够得到这个金鸡百花奖最佳女主角提名我觉得跟这个角色有很大关系。难度高,然后你演的特别好,特别感人。因为当时好像提名的都是赵薇啊这些一线已经非常有名的大腕。这个是你的第一部影片,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王依依:这回不是前阵芦山地震么,也有很多小朋友是因为地震的原因然后也致残,因为你也是之前演过像这样的残障人士嘛,然后你有没有特别关注这些同样致残的孩子?

姚星彤:因为我一直在关注这些残疾人,因为之前跟他们有过合作,所以对残疾人的关注可能会相对多一点。

王依依:这也是个悲剧了,那么多绽放的生命然后就这样(逝去了)

谭琳:对,因为对于那些刚刚出生比如说他失明的他听不见的,因为他没有听见过,可能对于他们来说,心里可能相对平静一些。但是对于那些原来看见过,知道世界怎么样的,突然你把这些都拿走了,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打击更大,尤其是小孩,从小就要面临这样的困境,是非常不容易的。

姚星彤:所以就是我觉得我们关注的可能不仅仅局限于今天四川地震了,我们去关注他,我在这边也听说非洲有一个小村庄,就是那儿的孩子每天会有一个婴儿是因为被蚊虫叮咬而致命的。

王依依:就是靠血液传播的。

姚星彤:那这边有一个类似于红十字会的组织,也是一些青年人组成的,他们也在往那边捐款捐衣物。包括四川地震啊,其实我认为你捐一些他们更需要的东西可能比捐款更有用处。比如说药品啊,衣物啊,食物啊,可能这些是他们现在更需要的。

王依依:那你这样的经历有没有导致你在以后选剧本的时候会着重考量一下人文关怀方面的东西呢?

姚星彤:应该会的,应该会这样的。就是包括《十二生肖》也是这样。包括大哥写剧本的时候,他也是从人性出发。

谭琳:其实你说拍《十二生肖》这样的影片啊,可能对于人来说,一个他是有这种大的人文关怀,就是对我们国家的这个文物的回归;另外呢可能也是民族气节上是一个升华。我估计你到纽约之后会更有这种爱国热情。那你在拍这部影片的时候和成龙的交流当中,有没有从他身上学到什么?因为他也是从影这么多年一直非常的拼搏,而且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他做人也是,他对新人非常的提携。

姚星彤:对,我觉得这些都是大家看得到的,那我就给大家讲讲平时我们在镜头上看不到的,很小的在生活上的细微的事。比如说大哥他吃饭的时候,大哥有一个习惯,我觉得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中国我们所有人都称他为大哥,他真的是对每一个人都很呵护的,都很关照的。他每天吃饭他从来都不会一个人吃两个人吃,永远是所有员工一起吃,只要你肯来。那么所有人吃完饭以后,他会看谁的盘子里有剩饭,然后他把这些饭敛到一块,他吃掉。我想这不是普通人做得到的。

谭琳:就是他很节俭。

姚星彤:节俭,他说粮食是不能浪费的。关键是他真的可以去做。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会不会有一些作秀的成分在里面,时间久了真的不是,他就是一种习惯了,已经是一种习惯了。包括节省水,节省电,包括节省我们扔掉的东西,就是垃圾箱他会去找哪些东西是可以利用的,他一定不要浪费。还有水瓶,我们喝完了都直接扔掉,他都拿出来用脚踩,把它踩扁以后再扔掉,因为这样不会浪费空间嘛。

王依依:我觉得他能够有今天的成就,跟他自身的努力自身的品格真的是也离不开的。

谭琳:对,大家都说一个真正成功的人,他应该首先是品德上非常有人格魅力,因为他只有非常有人格魅力才会聚集到那么多人和她一起齐心协力的去干事情。比如说是成龙请她来拍片子,但我想更多的你愿意卖命,就是你可能付出的比你当时加入的时候你想要付出的还要多。你当时想,我可能会花10分的力气,结果你发现,我进了剧组之后我花了20分的力气,会不会这样?

姚星彤:会这样。

王依依:他在选角色的时候也会注意到观察人的本性啊什么的吗?

姚星彤:一定会。

王依依:好像成龙给了你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外号,昵称,叫“阿福”。为什么会有这个名字?

姚星彤:可能我觉得有的时候,人不去过多的要求什么的时候,反倒好运会很来眷顾你。大哥叫我这个“阿福”,他其实也就是看玩笑了,他就觉得有的时候我傻兮兮的,就是单细胞那种人,他就是说傻人有傻福。你往往这个时候会撞到很多好运气。

王依依:好像我听说星彤在电影学院的时候好像老师给她的评价也是,说她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学生。

谭琳:学生气。

王依依:对,与世无争的一个女孩子。好像到现在开始拍电影,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好像这个初衷这个本性也一直没有改变。

谭琳:你看他今天来的时候一直都是学生气。有没有人会说你看起来特别小。就是像刚刚毕业的大学生。

王依依:我第一次见星彤的时候也是,那次星彤也是没有化妆,然后就素着一张脸。然后就觉得,不像明星,感觉就像一个邻家的女孩的那种感觉,就是特别有亲切感。我觉得这是一个,让人感觉跟一般看到的女演员好像不太一样的地方,没有那么大的距离感。
谭琳:你对自己的职业是一个什么样的评价?

姚星彤:就是演员也是一个职业,它跟其他的职业也是一样的,只是一个职业。可能你越想走得远,你越不要去太用力气,可能这样会走的更好,更舒服。

王依依:有没有一个什么目标之类的东西呢?

姚星彤:现在还没有一个太明确的目标,现在的目标就是我还想坚持我现在走的路。继续拍戏继续学习,不断地完善自己,就是追求完美,但是可能我们本身最终有意义的不是完美本身,而是这个过程。我很享受这个过程。

谭琳:其实有这样的拍摄经历,你比如说这几部戏,《绽放》从盲人身上学到的东西,还有这个《十二生肖》你从演艺界的大哥成龙身上学到的东西,可能这些东西是你受益终生的,它会一直帮你如何去调整你自己的心态也好,做法也好,从而能够走的更远。我觉得这也是阿福这个名字的来由之一。你看你第一部电影就是《绽放》,然后紧接着拍的电影也是和夏雨啊,那也是影帝嘛。

王依依:不断的和外界吸取能量提升自己,自己也是不断地的每日三省吾身,学法语啊,来这边学英语啊,也是从自己本身来提升。这回在纽约要呆多长时间?

姚星彤:两个月,事实上这次来纽约目的也不是单纯的为了学习,学习只是一个方面,更多的可能也是来想感受一下纽约。
 

龙女郎姚星彤:欣慰兽首回归
留言评论
 
大家都在说
  • wzhang:回复2楼的游客曾说过:“电视台也出错别字啊,是华谊兄弟不是华裔兄...”
    谢谢提醒,立即改正
    2013-05-28 13:51   回复   4楼  
  • 游客:may you better
    2013-05-26 07:20   回复   3楼  
  • 游客:电视台也出错别字啊,是华谊兄弟不是华裔兄弟
    2013-05-26 01:02   回复   2楼  
  • 游客:这档节目从去年秋天以来逐渐形成了以纽约为平台、对来往的文商经娱各界人士的访谈系列,精彩纷呈,风格渐稳,受众渐广,影响远远溢出纽约的华人社区。虽然有时人物和话题起争议,但有争论皆因有看头,形成了观众群。 然而早先定的栏目名有些大而笼统,带着官味,如果节目组日后考虑更名以切题的话,提个拙见,与“安家纽约”相对,叫“客谈纽约”,是客谈于纽约的意思,即:来的都是纽约客,有常驻的,有暂来的,从大处说海外华人也都是远迁他乡的“客家人”,大家于纽约聚首,做客中文电视,以中华背景和世界眼光畅谈一番...
    2013-05-25 11:54   回复   1楼  
视频排行榜
今日本周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