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博客 |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简体版 | 繁体版 
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新闻 图片新闻 娱乐 安家 博客 商讯 APP下载 美国中文电视直播间
黄英:国外经历文化苦旅
2013-02-26 15:22  更新:  
关注度:   
简介:
所以我觉得我能够在10年当中,一直坚持走下来,坚持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成功人士有这一大特点,就是坚持。
详细:
主持人:谭琳
本期嘉宾: 黄英 女高音歌唱家
1992法国第十九届巴黎国际声乐大赛第二名。
1992获选普契尼的歌剧《蝴蝶夫人》主角蝴蝶夫人的演出者
1998年-1999年,明朝剧作家汤显祖的名剧《牡丹亭》世界巡演,首演杜丽娘。
中文巡礼
主 持 人:谭琳
首播时间:周六、周日 22:30pm-23:00pm
重播时间:周日、周一 7:30am-08:00am
播出频道:美国中文电视73台, 63.4数字台
节目组联系: wuzhang@sinovision.net
本期嘉宾:曹旋律 美国中文电视记者
内容提示:黄英:我觉得这还是天时地利人和。因为时机也很重要,所以我觉得我能够在10年当中,一直坚持走下来,坚持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成功人士有这一大特点,就是坚持。当然你要相信自己。后来我觉得过程当中,10年的过程当中,确实是在小的歌剧院演唱,然后怎么去跟其他演员,专业演员在舞台上沟通。还有就是说,在沟通过程当中,因为语言的问题,产生很多的误解。
谭琳:中文巡礼大家谈,欢迎收看本期节目,今天呢我为您请到了著名的女高音歌唱家黄英老师,那另一位嘉宾呢是我们美国中文电视记者曹旋律。黄老师呢是出生于上海,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那九五年的时候因为扮演普契尼电影《蝴蝶夫人》当中的女主角巧巧桑一角,而在这个世界的歌剧界是声名鹊起。好,当时我记得是《纽约时报》包括很多这个国外的媒体啊对您是竞相报导,那从此呢也是开启了您的这个国际艺术生涯之路。好像是九六年的时候您就已经和多明戈先生合作了这个维也纳的圣诞音乐会。
黄英:确实是。歌剧电影《蝴蝶夫人》的参演呢确实是我人生和艺术道路的一个转折点。因为当时《蝴蝶夫人》这个有,在全世界啊,两百多个女高音当中选这样一个角色来演十五岁的少女巧巧桑,她在荧幕上需要是看上去非常年轻、自然、十五岁的少女,同事呢,这个角色,普契尼写的非常戏剧性很强,是需要属于抒情女高音,就大抒情,这个中国我们中文讲就是说“号儿”要大是吧。那么我作为一个抒情花腔女高音刚刚初出茅庐的这个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的这个歌剧演员来说、歌唱演员来说呢是一部歌剧都没演过,而且,当然形象很符合但是呢,这个声音确实是不符合这个条件,就是说他们这个作为这个大抒情女高音这个角色有一个难度。
谭琳:她要声音洪亮。
黄英:对,因为他写的,因为女高音当中是要分大概五种类型,从小号到大号。我是属于小号的,但是现在十几年以后作为一个成熟的歌唱家,声音,每个人的声音是会变化,变得更成熟,那么角色也可以更……声音和角色都在变化,可以范围更广。那么当时,所以呢我就觉得我像灰姑娘一样,隔夜就被选上了。两百多个世界各国的女高音歌唱家,就是说选到了我。而且我是一个一部歌剧都没有演过的年轻歌唱演员,所以确实是。
谭琳:那当时您有没有想到你一被确认你演这个“蝴蝶夫人”,您想到她会给您带来的这种前途还有转折吗?
黄英:确实是我想到的,因为我觉得我们中国人是相信命运的安排。我会预料到如果我被选上参演《蝴蝶夫人》“巧巧桑”这个女主角,那么我的人生和艺术道路将会有非常大的一个变化,当然是希望是从好的方面发展。目前为止看来,一路走过来,确实是改变了我的生活,改变了我的人生和艺术生活道路,那么不断的往艺术的高峰攀登。
谭琳:那当您的当时是不是一唱完这个《蝴蝶夫人》之后呢您就有这个机会到国外来发展,您是哪一年来的美国啊?
黄英:就是九五年,九四、九五年参演了《蝴蝶夫人》歌剧电影拍摄以后又在全世界做巡回的宣传。
谭琳:在世界各地唱?
黄英:世界各地,呃没有唱,就是这个电影在法国电影院,然后英国,然后主要是美国的PBS,英国的BBC这些艺术频道都播放了,所以确实宣传度是非常的广泛的。所以作为一个年轻歌唱演员是受宠若惊的,尤其是这样一个大幅度的宣传。我觉得就是作为一个,对任何歌剧演员来说这是一个不可想象的一个机遇。那么后来呢,因为这部歌剧电影在一九九六年在美国林肯中心放映以后呢,我很有幸签约了这个SONY CLASSICAL这个纽约总部。那个彼得•盖尔博先生呢签了我然后来了美国,在五年的计划当中有五张唱片,那么彼得•盖尔博也是我人生道路和艺术道路上的一位伯乐。他现在是美国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的一个总监,然后呢,同时呢,我又被哥伦比亚艺术家经济公司签下来了,作为一个年轻的有前途的歌唱家,他们也在不断的培养和推广我,那么一会儿再跟你说在过去的十几年当中,十几年前到现在怎样一步步走过来从《蝴蝶夫人》然后又回到最起步,作为歌剧演员,你应该在舞台上,在真正的舞台上怎么表演的一些挫折和甜酸苦辣。
谭琳:其实我想啊,当年尤其是九几年的时候,中国的歌剧界应该是因为高雅艺术在中国还没有被广泛接受嘛,然后应该来说呢,就是中国出来的歌唱家真正能够到西方唱的还是挺少的,应该是就是我想是为数不多啦,那对于您来说您觉得一个中国的歌唱家能够被选入去演这个《蝴蝶夫人》的女主角,你觉得有什么样的意义吗?
黄英:我觉得啊,对我个人来说,刚才已经说了,就是我人生艺术道路的一个重大的转折点。新的生活,艺术的生活的开始。同时呢,其实我作为一个女高音歌唱家其实也是一名榜样,也就是说作为中国年轻歌唱家来说,一直是他们的榜样。因为索尼公司签了我以后,我有两张唱片,一张是《蝴蝶夫人》,一张是《歌剧咏叹调》,继《蝴蝶夫人》以后,《歌剧咏叹调》选段九七年,九八年在伦敦和伦敦的交响乐团,还有著名指挥家詹姆斯克隆指挥,雷娜塔•斯科多也是我的导师,她是一个了不起的十大女高音之一,意大利女高音。那么她当时,我们就一只团队,团队合作就是将我第一张专辑就是全部演出西洋歌剧咏叹调的这个专辑拿出来,主要是有普契尼,贝利尼,罗西尼,董尼才第这些美声唱法的经典作品。
曹旋律:我觉得就是因为我知道很多艺术家到这边来演出,包括就是很多传统的艺术,那对于这里的美国人来说他们就很容易接受,“啊,这个是中国的东西”。那您是作西方艺术,我就觉得西方艺术然后用到西方来这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我就觉得说这个过程是很辛苦的。您也刚刚说您是一个榜样,但是我觉得之后再过来唱声乐的不管是女艺术家还是男艺术家都很少。
黄英:是,其实就是说中国,在中国大陆有两所最高的音乐学府,历年来培养很多的音乐家们—上海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那我当然是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的,那么就是说在音乐学院就是说当时也是层层选拔。全国的层层选拔才能进入音乐学院这样一个高等的音乐学府,也算是贵族学校,我们也是这么叫的。所以机会非常难得,进入以后,五年当中,本科么打下坚实的基础,就是说造就你的这个“乐器”,你的“乐器”就是你的声音,不光是声音,中国是生产很多好声音的国家,那么好声音怎么样去把它造就成一个好的“乐器”来表达音乐呢?就是说好的技术,声乐老师。所以说我们中国是有很多好的了不起的声乐老师,那么我是师从于著名的声乐教育家葛朝祉教授,他是在上世纪的四十年代,五十年代留学于欧洲的就像周小燕,和周小燕老师是同辈的。所以非常难得有这样的老教授来亲身教授你,有着法国的意大利的,用法语意大利语演唱,是不是?还有呢他们给你就是说从艺术方面的修养,为人处事都给予很大的指导。所以呢我作为一个榜样,一年又一年,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的中国,我经常是回到我的故乡上海,也经常会去北京中央电视台,重大的晚会我都会参加,那么很多年轻歌唱家都会向我请教,因为他们都会很天真的说“老师您走到现在,我们都想成为您”我说“是的,首先我要鼓励,那么其次就是说要走到今天,真正的中国培养的歌唱家,真正的是站在国际一流舞台上,这个其实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非常曲折的。
谭琳:黄老师,您刚才有提到说这个为人处事非常重要啊。那其实我知道,我们中华民族呢是有很多传统美德啦,谦逊啊什么的。但是我在想您来美国这一段路,走的也是非常艰辛,不仅仅是为人处事就可以的。您是九六年来的美国对嘛?
黄英:是。
谭琳:您那个时候语言上面,就是因为我知道你原来学音乐的么,那肯定不是英文专业,可能语言上面不是那么好,但是马上就要投入到一个纯英文的环境当中,跟美国人打交道、唱歌剧、交流,那有没有困难呢?
黄英:当然了,一开始肯定是有文化隔阂。那文化隔阂首先是语言,对吧,从语言出发。好在呢,因为在中国,我们从小就是小学中学一直到音乐学院、大学都是学习英语的,所以我还是比较,就是语言的掌握呢对我个人来说呢就是语言基本的基础的语法,词汇(比较好)。
曹旋律:但我觉得还有一个就是比如说中国人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自己都是觉得自己有东西不怕等待那个伯乐,但是在美国好像我们的感觉不是这样,就是说都要表现自己,所以很多中国艺术家就错过了很多好的机会。
黄英:对对对,你讲的对的,我现在想到这是一个总结,确实是一个文化差异,咱们中国人的美德尤其是中国女性的美德,谦逊,忍耐是不是?坚忍。那么这个是我们的美德,那么往往这个美国会被误解。
谭琳:好,让我们休息一下,一会儿接着聊。

谭琳:中文巡礼,欢迎回来。黄英老师,我知道您在06年的时候,又创造了歌剧界的历史,因为那一年您是登上了大都会歌剧院的舞台。并且唱了莫扎特的《魔笛》,是扮演了女主角,而且当时是特别特别的成功,但是您当时是说了一句话,说:“我登上这个舞台,我等了10年时间。”您看您那么有实力,而且有那么好的机遇,而且一直签约索尼唱片公司啊,在美国这样的环境里面,为什么要10年的时间呢?
黄英:我觉得这还是天时地利人和。因为时机也很重要,所以我觉得我能够在10年当中,一直坚持走下来,坚持是非常重要的。很多成功人士有这一大特点,就是坚持。当然你要相信自己。后来我觉得过程当中,10年的过程当中,确实是在小的歌剧院演唱,然后怎么去跟其他演员,专业演员在舞台上沟通。还有就是说,在沟通过程当中,因为语言的问题,产生很多的误解。
曹旋律:那您有没有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华裔或者亚裔的女性,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我碰到过很多华裔或亚裔的女艺术家。她们就像您说的,非常难坚持下去。当然他们也有中国女性的美德,就是很坚忍,一直生活在温饱线的程度。那您有没有这样的情况?
谭琳:您一开美国就有很多工作吗?
黄英:我觉得呢,每个人道路不一样。我认为我是非常幸运的。我一到,就已经和世界顶级的两大公司签约。而且高调的开始了,从歌剧《蝴蝶夫人》开始。然后你怎么放下自己,跑到小的歌剧院,去锻炼。因为很多歌剧演员,年轻歌剧演员,比如说茱莉亚音乐学院毕业以后,幸运的话,考入大都会歌剧院的。年轻演员项目,你学习三年,你等于半个脚已经踏入专业圈子,而且是很高层的,顶级的圈子里面了。我作为个人来说,我也是很幸运。我没有进过这个学校,因为我已经作为歌剧演员,专业的歌剧演员,已经成了明星。这个明星还是要作为一个真正地专业的歌唱家来说,你是怎么样一步步在舞台上,把西洋歌剧的女主角,就是说把西洋歌剧的每一个角色,把她诠释,通过德语,通过意大利语、法语、英语,来诠释给观众,世界的观众。
曹旋律:我之前的采访,我之前的采访当中,也碰到过一个艺术家,就是徐冰。然后那个时候我问他,艺术家怎么样在纽约才能够成功,特别是年轻艺术家。然后他就非常神秘的跟我说,他说:“其实每一个人到纽约来,都是有故事的,都是有很多经历的。但是你还是要看这里的人缺什么,这里的人需要什么。我就觉得说他这个话说得很好,对于很多自己有非常雄厚实力,有非常多才华的人,他们很多在纽约可能还在挣扎当中。
谭琳:我们之前呢也请到一个神秘的嘉宾,我这里先不跟您说,您待会看一下片子就知道了。让我们一起来看一个小片。刚才看到的这一段呢,就是您的导师,杨雪兰女士专门来我们的录影棚录制的。那我知道杨雪兰女士在纽约,包括在中国跟您合作过多次了,各个场合。我不知道您这10年走过来,和她发生的关系啊、交集啊,你们俩的朋友感情啊,在您的艺术道路上,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
黄英:杨雪兰女士呢,确实是我一位良师益友,是我生活当中的一位良师益友。她是我的导师,也是我的榜样,是我人生当中一位不可缺少的榜样。为什么呢?因为她教会了我很多,就是说她的眼光,她的执着。所以她认为我是有才华的歌唱家,一个人只身来到纽约。当然我们都要一个支持的团队。我是一个人来到纽约的,像很多来到纽约奋斗的各位,奋斗在不同岗位,各行各业奋斗的人一样,尤其是艺术家们,我们都是需要一个支持的团队。她不光是一个朋友、导师,也像一位母亲,给予我在,尤其是在精神上、在智慧上,人生工作经验上,给了我非常大的启发、指导和帮助。
曹旋律:在这种异国的环境当中,有一个这样的母亲的角色带领着是很重要的。
黄英:我们已经认识了十多年了。我到纽约其实就认识她,但是作为朋友的话,就是说慢慢的通过时间的积累的。通过对互相的了解,从思想上、情感上的了解,还有就是互相的信任和欣赏。那么她认为我是非常有才华的,对我的肯定。因为过去10年当中,有时候,因为我们要做面试,每一次的女高音,全世界的女高音实在太多,尤其是东欧国家,开放以后,都是来到这个舞台上。古典音乐市场,在全世界都是最小的、很小的一个范围的。
谭琳:黄老师,我特想问您。就是说,您这一路走来,那么不容易,又取得那么大的成就,那对于您来说,您觉得让您感触最深的是什么?比如说,练功很苦、唱歌很苦、在国外生活很苦、学语言很苦,那最苦的您觉得是什么?
黄英:我觉得回顾过去,因为是坚持,没有放弃,因为对歌剧事业的热爱,因为我对自己的相信,自信非常重要,一直坚持走到今天。像杨雪兰女士等良师益友,一直在鼓励和支持,一直走到今天。成功走到平今天,是要我们不断地超越自己、挑战自己,学习。因为我刚才说了女高音们僧多粥少,同样一个角色,为什么大都会歌剧院高清的的《魔笛》里面的帕米娜,大部分抒情女高音,都可以去演的,唱的非常好,全世界各国的都来争这个角色。
谭琳:为什么选了您呢?
黄英:大的歌剧院、中的歌剧院、小的歌剧院,在过去的10年我都经历过。每一次,哪怕是小的歌剧院,《费加罗婚礼》,苏珊娜这个女高音的角色,也要面试。我记得我是经过面试的,就像百老汇很多演员一直是要面试的,早年是要做很多面试的。但是有时候,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时间上,或者是他们需要的角色。包括形象上面,也许有一点偏见,都有问题的。所以你会非常的难过,会生气。有时会落选,但是我觉得因为我有信仰,因为我对自己有信心,而且这些导师一直在鼓励,所以我没有放弃。但是你自己必须,金子总会闪光。你必须自己啊,在美国这个国家、社会,是一个包容性很强的国家。只要你有才华,你一定是有好的机会的。
曹旋律:但是我觉得很多亚裔女性她们,就像我看到很多艺术家,她们实际上在这种申请基金啊这方面其实还是很困难。就是因为出来的我们都看到啊,谭元元,黄英老师,也包括Vera Wang,像这样的有名的亚裔女性是很吸引目光。但是媒体对她们的一些评论也不完全都是正面的。
黄英:这个没关系。因为你是一个艺术家,那么肯定是有,尤其是一些当代艺术家,这个视觉艺术家,等等等等。我们也看到很多了不起的艺术家们经常是被很否定的。但是我觉得这个没关系的。我觉得你就要坚持。你要相信自己的才华。
曹旋律:这么多长时间过来,您是不是也被打击得非常坚强了。
黄英:对啊。我觉得就是说我是很乐观的,因为没有放弃,所以这个经过了十年我才走到了今天。当然,不断地学习啊,不断地进步。因为我们歌剧演员要唱意大利语、德语、法语、英文、中文,五种语言,就是,当然,俄罗斯歌剧不是我的菜啊,俄罗斯歌剧不是我的风格,因为声音都不一样的对吧。
曹旋律:就像您需要做很多公关的工作,又要学很多的语言。
黄英:我不知道公关的事情,反正我就觉得大部分时间你真是关在房间里,就是一直,走遍世界各国演出的时候,演这个歌剧,演这部戏,演这场音乐会的时候在准备下一部戏,或者是两部戏,或者其他的音乐跟不同的教练,我们要自费。我是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我觉得这个是你外来的音乐,文化,你必须先要像专家们学习。
谭琳:黄老师,我记得您曾经说过一句话,我是感触特别深,您说,做艺术的人呢,和常人不同,牺牲特别多。最大的感触是孤独。
黄英:对。
谭琳:而且作为一个艺术家,在舞台上,就是独自。
黄英:对,对。那么就是说最大的困难不是这种学习,其实这是你自己是追求的一种信仰。
曹旋律:这个跟,跟我们看来好像还不一样。
黄英:那么最苦的,就是说是孤独。我可以形容一个,就是像余秋雨先生写的书《文化苦旅》,这个名字啊,这个名字。我觉得我就可以我们就可以形容作为世界人,世界级的艺术家,不光是音乐家,我们旅游在全世界各国的这个,城市、国家,还有演唱在各个国家舞台上,就是我们就是一个文化苦旅吧。那么很多时间,大部分时间,你要经历,忍受着。
曹旋律:其实这也很容易想象得到。因为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苦旅的话,中国的很多文化,中国很多优秀的当代的一些文化可能就很难被其他人看到了。
谭琳:其实孤独我是那么理解的。因为孤独和寂寞还不一样。其实孤独也是一种高贵,因为其实真正的时代先锋也好,思想家也好,包括会有成就的大的艺术家也好都是孤独的。因为只有一个孤独的灵魂,他才有可能说我能够静下心,有时间、有精力去致力于我的事业。
曹旋律:但这个跟,好像我们观众看来就不一样。
谭琳:你看我们,就说,好像留学生啊,或者是你移民海外的人,你要融入这个社会,了解它的文化都那么困难,不要说像黄老师这样是在这个世界顶级的这种艺术领域里面,而且还要有所作为。那她付出的,她所经历的是根本常人想象不到的。
曹旋律:那会不会有一个很大的落差呢?
谭琳:就是在舞台之前,舞台上和舞台下,就比如说您可能刚刚台底下全部都是很有威望的人在看您的表演,我知道这要像法国的第一夫人她也经常,原来您去唱歌剧的时候也会经常去看,在欧洲表演的时候。所以但是当您可能下了舞台,您可能灯光一熄,您就要一个人拿着行李又到下一个国家,下一个剧院去演唱。
黄英:这是一个场景。对对对,这个是一个,也是一个正常的一个场景。您刚才讲到的观点我很认同啊,就是孤独,真正的艺术家确实是需要孤独的。因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啊,你只有在艰苦的时候,最艰苦的时候,尤其是对于原唱的,原创的艺术家来说,尤其是作曲家我认为,诗人,对吧,那么他们是在最艰苦的环境下,最痛苦的时候,打击,情感打击的时候才是写出最伟大的作品。或者画家也是,是不是。那么当然我们是再创作的艺术家,是吧,那么我当然情况当然不一样。但是我觉得作为艺术家来说,你真的是要忍受孤独。因为你在,我们是表演艺术家,那么在舞台上的时候,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那么台下(上)一分钟的时候,我们也每天都要练的,不是说你上去这个状态就,化妆好就唱了。不是。因为你在台下的准备工作,包括表演的,演歌剧的当天,你要很规矩,或前几天就要开始调整状态,是不是,把声音状态调整好,情绪调整好,身体状况调整好,是不是。这个歌剧你要至少准备半年,才能够把这个完美的,更完美的呈现在,把这个角色诠释,用你的风格,对吧,你的声音,演唱风格,和技巧来诠释给观众。所以在舞台上那就是说,当众孤独。我是这么形容的。在舞台上,你要知道观众是在听你演唱,但是你又是很孤独的。要进进出出,游刃有余。
谭琳:黄老师从蝴蝶夫人到现在,又经历了20年的时间了。就是您一个人在这个艺术的道路上孤独的前行了20年。您现在还依然享受这种孤独么?还是有时候也会觉得
黄英:当然我们都是人,我们都是女人,当然我觉得,其实我很享受孤独,但是有时候确实会,孤独,怎么说呢,也是,有时候也会寂寞。有时候也想走出来。
谭琳:也想找个肩膀靠一靠。
黄英:对啊,应该是的。那么我想在我们的人生道路当中,还是说是命运的安排吧。那么如果,我相信,老天是,应该是有眼的。
谭琳:对。
黄英:如果这是你应得的,如果你不断在追求,你应该。。。

黄英:国外经历文化苦旅
留言评论
 
目前没有评论,赶快来抢沙发吧 ^_^
视频排行榜
今日本周本月